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愿一切见闻者早日解脱!随喜转载

 
 
 

日志

 
 

少年伏藏师──邱阳创巴仁波切的西藏岁月  

2009-11-06 09:18:56|  分类: 邱阳创巴仁波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年伏藏师──邱阳创巴仁波切的西藏岁月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

少年伏藏师──邱阳创巴仁波切的西藏岁月

佛陀的教法,在绵延两千五百年的传承脉络中,一直保持鲜活的生命,与时代、地域、文化,相互关连、脉动。这是因为佛教鲜活、兼容,非僵硬教条性的基本特质,同时,历代大师的生命亲证体验,更不时为佛教的命脉注入新血。

伏藏(Terma),直截呈接佛法的心脉,切合当地、当时的人性、修行需要,更是佛法流传的强心针。伏藏师(Terton),天赋异禀、具有重任的大修行者,有能力以实质、或抽象的方式,取出自莲花生大士以降蛰伏的珍贵法教,而使它们因时、因地而广传。藏传佛教中有无数鲜明的例证,其神奇的事迹,如同难以置信的故事;但是,对于当场亲眼睹见的人,那都是真实、明晰的现实事件。

把佛法带到西方的先驱者之一,邱阳创巴仁波切,在六○、七○年代,以心理学的切入方式,接引了无数西方的灵修者,导向佛法的大海。对于他在未离开西藏以前的伏藏师生平,他几乎是只字不提。直到近年(2001),在萨姜米庞仁波切第一次回到西藏祖寺拜访以后,许多殊胜罕闻的故事,才传回欧美的香巴拉世界。米庞仁波切的表弟,噶玛桑杰(Karma Senge)仁波切,一辈子以搜寻创巴仁波切在藏地宏传的教法为职志,他在2003年初次访问美国时,把邱阳创巴仁波切早年在藏地的种种神奇事迹,历历如绘地告诉我们,笔者曾经数度在场聆听其教授、并接受创巴仁波切的伏藏法灌顶,对于香巴拉法教的教法与传承的诚正真实,更有了无比的信心。

当邱阳·创巴仁波切初抵西方时,他开始教导有兴趣的学生佛法及禅修。他吸引了为数众多的学子,修学传统的西藏密乘佛法。然而,让人有点出乎意料的是,在种种已经奠基的成就之上,一九七六、七七年间,他开始对弟子们引介香巴拉教法,这是一个更广泛、更具普世性的、结合精神修行与属世生活之道的修习法门。

然而,这一切并不是突如其来的。自少年时期起,创巴仁波切已是一个颇负盛名的「伏藏师」,他曾有多次对香巴拉传承的亲见灵视,他也已经多方研究了关于香巴拉的各个教法及记载。在他逃亡至印度数个月的艰辛旅途当中,他更着手撰写关于香巴拉的文稿,可惜的是,在仓促渡河之时,约有一千页的手稿,被洪流所吞噬。然而在创巴仁波切的心愿之中,他一直思索着如何能够把这一个深奥丰沛的传统,巨细靡遗地介绍给大众。

从一九七六年开始,这一珍贵的法教,终于开花结果。 创巴仁波切自言,他只是「接收并写下」这些经典,因此是为心意伏藏(mind terma, mind treasure),完全不是他个人的杜撰创造。创巴仁波切开始向学生们传授教法后,「香巴拉训练」(Shambhala Training)于焉诞生。

与香巴拉之心意伏藏不同的是,早年在西藏时,创巴仁波切所发掘出来的伏藏,大多是岩伏藏(earth treasure),这几年,在萨姜米庞仁波切拜访西藏之后,已被带回欧美西方的香巴拉世界,慢慢地、谨慎地、精确地,翻译(从藏文翻成英文)传授给西方的弟子们。以后,将陆续撰文介绍香巴拉的伏藏教授,和您分享其神圣与力量。

大多人只知道创巴仁波切七十年代中期,开始在西方宏传切合当世所需的香巴拉伏藏法教,却鲜少有人知道他其实在极为年幼之时,便已经写下许多伏藏法。直到米庞仁波切的表弟,噶玛桑杰(Karma Senge)仁波切,2003年首度造访西方世界,才把他在藏地四处搜集的、创巴仁波切年轻时写下的伏藏法,和众多神奇的事迹,逐一告诉了欧美的香巴拉弟子。

少年伏藏师──邱阳创巴仁波切的西藏岁月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

根据香巴拉最近过世的另一位格萨王研究的著名学者,Dr. Robin Kornman(1947-2007)的描述,邱阳创巴仁波切早自六岁左右的年纪,就已传写出伏藏教授,但是苏芒寺院一直不愿意宣扬这一事实,因为寺方不愿意创巴仁波切成为一个伏藏师——传统来说,伏藏师多是要结婚成家的,但寺院希望创巴仁波切保持着僧人的身分,来领导苏芒总寺。然而这样殊异的禀赋是不可能被埋没的;逐渐的,创巴仁波切发掘伏藏的能力,终于广为人知。

创巴仁波切早年所发掘的伏藏共有三种:心意伏藏(mind treasure),岩伏藏(earth treasure)和净观灵视(pure vision)。此外,他还发掘了一部特殊的「伏藏索引」(terma address book),详载他的各个伏藏法——如何被发现、发现时的情况、如何传扬等等;其中并记录了创巴仁波切的前世,包括身为莲花生大士弟子之一的涅克·琼南库玛惹(Nyak Jnanakumara)等。「伏藏索引」更载有历代创巴祖古的转世出生,可说是极为神奇稀有、跨越时空的预言书。

三位朝圣者曾经历历叙述了一次亲见创巴仁波切发掘伏藏法的过程:创巴仁波切自岩石侧端探手而入,取出伏藏,伏藏物本身看来像一块坚硬的石头,混合着珍贵的宝石;看来无坚可摧,红色底带着白石纹。此物本身称为「伏藏匣」,是由莲师与耶喜措嘉的珍贵菩提心质所造成。当仁波切取出伏藏的时候,大地雷鸣,雨水纷落(此时并非藏地之雨季),天空降下芳香的气味。见闻者皆生出无比的信心而哭泣不已。

创巴仁波切闭关修行了七天,伏藏匣终于显露自开,里面是一卷黄色的空行母象征文字,一般人是无法解读的。创巴仁波切和另一位高阶的喇嘛共同为其释义后,转写为西藏文字。

另外还有许许多多难以置信的伏藏故事。因为都是可以追本溯源的真人真事,更使人对密教(金刚乘)传承的无比加持之力产生净信。这里,特别值得引用一段摘自近日由橡实文化出版的《大成就者之歌:祖古乌金仁波切回忆录 - 法源篇和传承篇》(由杨书婷、郭淑清所精心翻译,笔者有幸参与全程的编辑工作;这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精彩、严谨好书,主要详述巴戎噶举与新伏藏的法脉传承,及多位大师之传奇行仪。祖古乌金仁波切本人是近代的密教大成就者,也是萨姜米庞仁波切亲近过的上师之一):

(前世宗萨钦哲开示祖古乌金:)「它们(指伏藏法)真是不可思议地珍贵。大圆满教法可以同时在宁玛派上师传给弟子的口授传承中,以及发掘出的伏藏法中看到。伏藏法当中,最杰出的集要是《心要四支》,它包含了来自莲花生大士与无垢友尊者的教授。在属于它们的那个特定年代中,这些教授利益了广大众生,而许多修行人因依此修持,而晋升至持明者的层次。」

「莲花生大士怀着极大的慈悲与智慧,确保了每个世代都能有针对那个时代的特定法教。此外,莲师也确保了这些法教的传承很短,不受到毁坏的三昧耶所污染,而空行母加持的气息仍旧温热。这是为何我们现在有许多来自各个不同世纪的仪轨都是根植于三根本之上。」

「有些人对于如此多种教法并存的用意感到纳闷——不过这有很多好理由。一个理由是伏藏法发掘时立即的效果:它就像是新鲜的谷物,而不是去年的食物。每个年代都有即将臻至圆熟境界、难能可贵的弟子,而他们必须要领受适切的灌顶。其他众生则必须藉由种下未来解脱的种子,才能间接受益。而佛陀的法教必须得到护持,才能确保众生的安乐。这是莲师关切的事情,而他确保了未来许多世代都能得到这样的利益。他的确是位了不起的仁者。」

 

  评论这张
 
阅读(218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