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愿一切见闻者早日解脱!随喜转载

 
 
 

日志

 
 

创巴仁波切VS克里希那穆提  

2009-09-15 22:12:32|  分类: 邱阳创巴仁波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创巴仁波切VS克里希那穆提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

创巴仁波切VS克里希那穆提

 

何谓冥想?

克(克里希那穆提):你可知道,先生,在所有组织化的宗教和它们的信条、信仰、传统里,个人 和个人的经验都扮演了极重要的角色。人变得格外重要,不是教诲,实质的教诲,而是人。全世界的人类都强调教师个人。对他们而言,教师代表传统,权威、一种生活方式,透过教师,他们希望获得启迪、上天堂,或臻于任何境界。大部分人寻找个人经验,然而经验本身的作用少之又少,因为它可能只是一个人自己的意图、恐惧和希望的投影。因此,个人经验在宗教上的作用少之又少。如果谈到真理,个人经验更是一文不名了。那么,否定个人经验就是否定「我」了,因为「我」是所有经验——也就是过去——的绝对要素:当宗教人士由印度或其他地方出使任务或来到西方时,他们真的在传教,而这和真理一点儿关系也没,因为那时,传教已经变成了一种谎言。所以,如果一个人彻底放下所有人类的经验和体制、惯例、仪式、信条、概念,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真能做到这点,不是理论上,而是实际上能够抹煞这一切,那么不被困在经验矩阵里的心智本质是什么呢?因为真理并不是某种你所经验的东西,真理并不是某种你逐渐朝它迈进的东西。透过无限时日的练习、牺牲、控制、纪律,并下能找到真理。这时,你所拥有的是「个人经验」,当「个人经验」存在时,「我」、个人和你所经验的事物之间就存在著分裂,虽然你可能试图认同那种经验、那件事物,但是分裂仍旧存在。看看这一切,看看有组织的宗教是如何真正摧毁真理的,它们给人类某些虚构的故事,要人们循规蹈矩。如果一个人能够放下这一切,那冥想在这一切之中占了什么样的地位?引导者、上师、救世主、神职人员在此又占了什么样的地位?最近我看见来自印度的某人提倡超觉静坐。你参加了他的课程,然後天天练习,其构想是,你会拥有更大的能量,最後臻至某种超觉的经验。这实在是——我不能用太强烈的字眼来形容这件事——这样的事发生在人们身上,实在是种大不幸。当这些人从印度、中国或日本来教导人们冥想,他们是在传道。而冥想是一种你每天练习的东西吗?意思是顺应一种模式,模仿或压抑?你知道「顺应」里隐含些什么吗?这样顺应任何模式,不论这模式是什么样,可能找到真理吗?答案显然是找不到。那么,如果你真正认清了,不只是理论上,而且是真正认清了运作一个体制的虚假面,不论这体制多荒谬,多高尚,其实一点儿意义也没,何谓冥想呢?首先,传统的冥想是什么——不论是基督教的、印度教的、佛教的、西藏的或禅宗的,你晓得各式冥想和他们的学派。对我而言,这些全都不是冥想。那么何谓冥想?也许我们可以讨论这一点?

  创巴(创巴仁波切):是的,我也这么认为。

  克:为什么要把冥想变成一个问题?我们人类已经有够多的问题了,包括心理上和生理上的,为什么还要加上冥想这个问题呢?冥想是一种「逃避」问题的方法,一种逃避事实的方式,所以是不是根本没有冥想?还是冥想是要「了解」生活中存在的问题?不是逃避,而是了解日常生活的所有问题。如果没人了解问题,问题没有处理好,我就可以找一个角落坐下,跟随某人教我超觉静坐或某种无意义的冥想,而这种冥想一点儿意义也没。因此,对你来说,何谓冥想?它的意义何在?我希望我没有把问题讲得太困难,令你无法回答。因为我否定那类的冥想,不断重复练习一个词,那些人在印度、西藏就是这么做,他们在世界各地也是这么做。福哉玛丽亚或其他词,重复、重复、再重复,这毫无意义。你让心智变得更荒谬、更古怪。所以,但愿我们可以一起探究这个问题。是不是因为长久以来的传统认为,你必须冥想,所以我们冥想?小时候,我依稀记得,要成为婆罗门,必经过某种仪式,有人告诉我们,要安静地坐著,闭上眼睛,冥想,想著某件事或其他——整个仪式就这样开始。所以,是不是我们可以一起检视并分享冥想是什么?其含意为何?为什么一个人应该要冥想?因为如果你把冥想变成另外一个问题,那么千万别冥想吧!所以我们能够一起探究这个问题吗?看看传统的方法,看看它们的荒谬之处。因为除开人类成为自己的明灯,别的都不重要了;如果你依赖别人,那么你就一直处在一种永久焦虑的状态。所以我们可以先检视这个传统。一个人为什么要冥想?

  创巴:难道你不认为冥想是一个人生活情况的一部分吗?

  克:先生,一个人有无数的问题。他必须先解决这些,对不对?他必须把所住的房子整理好,这栋房子就是「我」——我的思想、我的感觉、我的焦虑、我的罪行、我的悲伤——我必须把这些理清楚。如果一团乱,我如何继续往前走呢?

  创巴:问题在於,如果在尝试解决问题的同时,你又要寻找秩序,那么这似乎是在 寻找进一步的混乱?

  克:所以我并不是寻找秩序。我探究失序,而且我想知道失序为什么存在我并不想寻找秩序,所以我接近所有上师和各派人士!我不想要秩序,我只想找出在一个人的一生中,为什么存在着如此的混乱和失序。一个人必须找出失序是否存在,而不是要别人告诉他。

  创巴:在理智上,你找不到答案。

  克:智力是整个结构的一部分,你无法否定智力。

  创巴:但是你无法用智力解决知性的问题。

  克:你无法靠某一个层面解决这些问题,除非彻底观察。

  创巴:一点也下错。

  克:也就是说,先生,要解决人类失序的问题,需要一般人所谓的冥想吗?

  创巴:我谈的冥想不是传统一般人所谓的冥想,而是有特殊意义的冥想。

  克:恕我请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创巴:特殊意义的冥想是把失序视为方向的一部分。

  克:观察失序。

  创巴:姑且可以说,把失序视为秩序。

  克:喔!不,观察失序。

  创巴:如果你认清失序,那失序就变成了秩序。

  克:我必须先观察它。

  创巴:观察得一清二楚。

  克:所以这得看你如何观察失序。

  创巴:不要试图解决失序的问题。

  克:当然不要。因为如果你试著去解决这问题,你会根据一个既定模式去解决… ……

  创巴:一个既定模式。

  克:……意即根据失序的产物,也就是和失序相对立的事物。如果你试图解决失 序,往往会根据一种预先设定的秩序观念。也就是说,基督教的秩序、印度教的秩序、任何秩序都好,社会主义的秩序、共产主义的秩序。可是如果你彻底观察失序究竟是什么,你会发现,失序中根本没有二元性。

  创巴:没错,我明白。

  克:人类就生活在这整个失序中,要怎么观察呢?看电视时,商业广告、狂妄的暴 力、荒谬无稽等就是失序。人类的存在是一种完全的失序——杀戮、暴力,同时讨论和平。所以我们不禁要问:观察失序是什么?你是以「我」的角度观察失序吗?是不是把失序和失序的东西分开来看。

  创巴:这已经是失序了。

  克:可不是!所以,我是以我有所偏见的双眼、我的意见、我的结论、我的观念、 一千年来的传道——也就是「我」的角度——观察失序吗?或者,我是在没有「我」的情况下观察失序?有这个可能吗?这是冥想。你了解我的意思吗?先生,冥想不是一般人所谈论的废话。在没有分裂的情况下观察,在没有「我]的情况下观察,「我」是过去的要素,「我」说:「我应该,我不应该,我必须,我不可以。」「我」说:「我必须达到,我必须见到上帝。」或诸如此类的话。因此,可能有一种没有「我」的观察吗?你知道吗?如果你问传统的冥想者这个问题,他会说:「不可能,因为『我』就是存在。所以我必须摆脱『我』。要摆脱『我』,就必须练习。意即,我正在强调这个[]!我希望透过练习否定练习,我希望透过练习根除练习的结果,这仍然是「我」,所以我正陷在一个谬误的圈子里。因此,你在这世界上观察到的传统冥想法,就是以非常微妙但强化的方式强调「我」,强调这个将会坐在上帝身旁的「我」,这根本是荒谬无稽!这个「我」要经历湼盘或摆脱六道轮回或天堂、解脱等,这都毫无意义。所以我们看清正统的冥想法其实是把人类囚禁在过去,透过他个人的经验赋予自我重要性。实相并不是一种「个人的」经验。你无法亲自体验大海的浩瀚,它在眼前供你欣赏,它不是你的大海。如果你把这点暂搁一旁,另一个问题又来了:有可能在没有「我」的情况下观看,观察人类整个失序的情况吗?包括人类的生活,人类的生活方式,有可能在没有分裂的情况下观察吗?因为分裂隐含著冲突,就像印度和巴基斯坦,中国、美国和苏俄,诸如此类。政治上的分裂衍生出混乱,心理上的分裂衍生出无尽的冲突,包括内在和外在。现在,要结束这种冲突,就要在没有「我」的情形下观察。

  创巴:我甚至不说观察。

  克:观察「本来面目」。

  创巴:嗯,一旦观察,就是在判断。

  克:不,那不是我的意思。你可以透过批评、透过评估观察。那是局部的观察。 如果要彻底观察,是根本没有评估的。

  创巴:一种彻底的观察。那么就没有观察者。

  克:因此何谓冥想?

  创巴:这就是冥想。

  克:这就是冥想。所以在观察失序,本质上就是冥想,在这种观察中就存在著秩 序,这种秩序不是智力创造出来的。所以冥想并不是一种为寻求个人经验的个人探索。冥想并不是寻求某种会给你大能量、使你愈变愈灵活的超觉经验。冥想并不是坐在上帝身旁这样的个人成就。冥想是一种「我」不存在的心智状态,因此这种不存在带来了秩序。而这种秩序必须存在,才能够更上层楼。少了这种秩序,事情就变得愚蠢可笑。好比这些又跳又唱、重复著喊「克里希那」和诸如此类的蠢话,这不是秩序。他们在制造巨大的失序!基督教徒在制造大失序,印度教徒和佛教徒也一样。只要你陷在一个模式里,你必定在这个世界上制造失序。在你说「美国必是超级强权」的那一刻,你就在制造失序。所以,接下来的问题是:心智能够在没有时间、没有记忆——也就是心智的物质——的情况下观察吗?记忆和时间是心智的物质,少了这两样东西,心智还能够观察吗?因为如果以记忆观察,记忆就是中心,也就是以「我」为中心,对吗?而时间也是「我」,时间是脑细胞以「变成」进化而成的。所以,心智能够在没有记忆和时间的情况下观察吗?这只有在心智完全静止时才有可能。承袭传统的人知道这点,所以他们说:「为了寂静,我们必须练习!」藉此控制你的心智——这就是他们玩的把戏。

  创巴:我不明白强调心智的寂静有何特别的重要性?因为如果一个人能够懂得观察形 势的非二元法,那么你就会有更进一步的能量释出。

  克:一旦心智安静了,你只能有更进一步、更大的能量释出。

  创巴:但是强调寂静……

  克:不,我们说过,在没有「我」,也就是没有记忆、时间架构的情况下观察失 序,然后在这样的特质中,就存在著心智的安静,也就是观察。这种寂静并不是一种经由练习获得的东西,只要你拥有秩序,它就自然到来。先生,你可知道,一个人能够做的只是指出重点,并帮助那人来到门前,开门的人是他,你能做的就这么多。你知道吗?这整个想帮助人的念头意谓著,你变成一位不切实际的社会改革家。而一位不切实际的社会改革家根本称下上宗教家。我们还要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吗?

  创巴:我也这么认为。在你强调绝对的和平时,有一件事情可以进一步澄清。

  克:唉!我说过,先生,完全的秩序是心智完全安静。心智的安静就是最活跃的心 智。

  创巴:我要你说的就是这句话。

  克:那是最充满活力的东西,它不只是一样死东西。

  创巴:人们可能会误解。

  克:因为他们只习惯于练习会帮助他们「变成」的东西——那是死亡。但是一颗 已经以这种方式探究过这一切的心智,变得特别活跃,也因此安静。

  创巴:是的,这就是我的意思。

  克:它就像一台大型发电机。

  创巴:没错。

  克:速度愈快,愈有活力。当然,人类正在寻找更多的能量,希冀更多的能量, 上月球,入大海,生活在海底下。人类正努力寻求更多更多。而我认为,寻求更多的确导致失序。消费者社会是一个失序的社会。前几天,我看见几包面纸,舒洁牌的,包装得真是美丽!所以我们的问题是:观察失序带来了秩序吗?这实在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因为对大部分的我们来说,要产生秩序,努力是必须的。人类习惯於努力、奋斗、战斗、压抑、强迫自己。现在,这一切已经导致社会上外在和内在的失序。人类的困难在於,从不曾在没有分裂的情况下观察一棵树、一只鸟。因为从不曾彻底观察过一棵树或一只鸟,所以无法彻底观察自己。一个人无法在自己所生活的失序中看到彻底的失序,心里总认为,在某个地方有一部分的我是井然有序的,它正在注视著失序。因此,人们发明了更崇高的自我,以为会在失序中带来秩序——上帝在你心中,向上帝祈祷,他就会带来秩序。这种努力总是存在。我们要说的是:有「我」的地方,必有失序。假使我透过「我」观察这个世界,观察外在或内在的世界,那么不仅分裂存在,同时还带来了冲突,这个分裂制造了这世界的混乱和失序。现在,要彻底地观察这一切,其中没有分裂,如此的观察就是冥想。要达到这个境界,你不需要练习,你只要准确觉察到内在和外在的整个情况,只要保持觉察即可。

  (一九七二年二月十五日於美国加州圣地牙哥)

 

 

http://www.xici.net/u7880121/p11

  评论这张
 
阅读(239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