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愿一切见闻者早日解脱!随喜转载

 
 
 

日志

 
 

三位心子对顶果钦哲仁波切的深切缅怀  

2010-09-16 20:20:21|  分类: 顶果钦哲仁波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位心子对顶果钦哲仁波切的深切缅怀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

三位心子对顶果钦哲仁波切的深切缅怀

三位心子对顶果钦哲仁波切的深切缅怀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

 

纪念文-宗萨钦哲仁波切

 三位心子对顶果钦哲仁波切的深切缅怀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

  不论我多努力想简述顶果钦哲仁波切的生平,不论我多保守来呈现他广大浩瀚的精神遗产,我已经知道,当前这个世代的学生们将非常难以相信,仅凭一人之力怎能在一生之内成就如是多的事业。然而,神妙的传奇故事乃佛教传统的固有部份,大乘经典和续部经文也充满令人惊奇的故事,描述过去伟大的菩萨为了领受教法与修行所克服的种种艰困,以及伟大上师们在其时代所从事的广大事业。

   对今日许多人来说,这类故事看来充其量只是令人半信半疑。然而,对像我这样的人来说,有机会遇见像顶果钦哲仁波切这样伟大的人物,其所从事的事业既多样又广大,非常可能会让我们相信,如此成就丰硕、无私无我的人物确有可能存在于这个世界。当然,我们常常读到伟大上师的卓越功德;许多书籍描述高度了证上师的功德,并且详细列出他们如何生活、如何行止的「正确」方式。但是对我而言,如果我没有遇见顶果钦哲仁波切,我就不可能相信有任何人能真正体现如此众多的善妙功德,且为他人付出如此之多。顶果钦哲仁波切是活生生的明证。若无他的典范,过去伟大上师的生平事迹就会显得不那么可信,而会比较像是希腊神话中大力士海格力斯完成十二项伟大任务般的古代传奇。

   我必须忏悔,当顶果钦哲仁波切在世的时候,我并未了解他有多么了不起,一直到当我和仁波切的其他弟子试图仿效他的事业时,我们才开始了解仁波切是多么勤奋、不倦、果决,总是想办法利益他人,几乎从未为自己做任何事情。我知道这似乎不大可能,但坦白说,我不记得仁波切曾休过任何一天假。当然,是有些比较安静、比较不忙碌的日子,但他不会利用这个时间补充睡眠或观看电影,相反的,他会把年纪较长的一些弟子或其上师的弟子聚集到身边,一起谈论他们的上师,回想他们重要的生平事迹,分享个人对上师们的记忆。这是仁波切所认为的「乐趣」,对那些具有足够福气和智慧而能参与的人而言,即使仁波切这种娱乐活动都能带来极大的利益。

   于此末法时期,当怀疑主义受到重视的程度远超过清净觉知,许多阅读这篇纪念文的人可能会想象,因为我是仁波切的弟子之一而想推崇他,于是我夸大他非凡的功德和成就。我所忧惧的,其实正好相反。我担心我并未充分陈述他的功德和成就,因为既无足够的文字,亦无足够的时间,得以完整而适切地描述他的成就。我希望有朝一日,这位伟大人物某些比较可见的成就会变得更广为人知,如此世人将有机会更全然地感念仁波切──或许如同世人在达文西过世数百年之后重新发现他一般。

   顶果钦哲仁波切对藏传佛教所有传承的兴趣与关注,几乎可以说是到了狂热的程度。我们极少见他把时间徒然浪费在无用的闲谈之上。在大多数的日子,仁波切从清晨开始一直到午夜过后,都在传授、编辑或厘清教法,以及委托专人制作法本、绘画和塑像。他是这么一位具有成就的大师,几乎没有必要领受教法,但是每当他遇见濒临丧失传承的持有者──这常常发生,因为仁波切刻意去寻找这些传承持有者──他就会立即安排,从这些传承持有者那里领受口传和教法,即使该位僧人或瑜珈士并非什么重要人物。

 三位心子对顶果钦哲仁波切的深切缅怀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

纪念文-索甲仁波切

三位心子对顶果钦哲仁波切的深切缅怀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

三位心子对顶果钦哲仁波切的深切缅怀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

   在藏传佛教的传统中,人们常说,福德与加持的最大来源莫过于谈论上师和忆念他的崇高质量。听闻或阅读关于伟大上师的种种,常能使我们对上师有所觉受,而这种觉受可以像亲见上师那般强而有力。

   有谁曾见过顶果钦哲仁波切而能忘记他?他的修行证量和外表体型都引人格外注意。在各个方面,他都让人觉得有某种全才、甚至是超人的特性,以致甚至在某个时期,他无限呵护且悉心照顾的年轻转世喇嘛都戏谑地称他为「万能先生」。

   如果钦哲仁波切的雄伟庄严不是从他那甚深的沈静与柔和、丰沛自然的幽默、寂静和大乐散发出来,那真的会让人不知所措,而甚深的沈静与柔和、丰沛自然的幽默、寂静和大乐都是究竟了证的征相。在仁波切非常年幼时,他受伟大的米滂仁波切所加持,并赐予「札西帕久」(Tashi Paljor)这个名字,意思是吉祥、善妙、庄严、丰沛和圆满。邱阳创巴仁波切曾说:「他的一切作为自有其圆满。即使他走入大厅的样子,都显露这种品质;他所说的一切皆圆满表达。事实上,他超越我所见过的任何人。」钦哲仁波切拥有最伟大上师独特出众的圆满戒律与行止。我确信,在他一生之中,他从未做过一件不正确的事。他也不会不做他知道是正确的事情。举例来说,他从不显露不适当的教法。他的所作所为都具有他优雅和简朴的特征。

   谦逊是他的另一项特质。他从不摆架子、展示他的学识或公然显露他的证量。当他谈到修行证量的不同次第和征相时,他会简单地说:「据说,当你达到这样的证量时,你将会有这样的觉受」,而从不暗示这段开示乃源自他个人的觉受,而我们都知道他拥有这样的觉受。在这个年头,当二流上师公开吹嘘他们的证量和能力时,顶果钦哲仁波切是谦逊、有节有度的典范。

   一方面,钦哲仁波切的证悟功德是那么不证自明,令人无法不注意;另一方面,仁波切总是平易谦冲,因为他已调伏他的心和他整个人。他总是稳定而不变,他的平等舍心稳固如山,他的智慧如天空般无边无际,他的证悟功德如海洋般广大浩瀚。每当他给予开示,他的教法会如诗歌般倾泻而出,如实完美,毫无赘述或多余的感叹词,且具有「天启神示」的质量,可以逐字誊写、不需编辑。当他开始传法,尤其是在传授大圆满教法时,他会将身体微微后靠,看来更显无边无际,接着字句就会如山间溪水般流动而出、源源不息。我记得,我们常常看得目瞪口呆。神经生物学家弗朗西斯克.瓦雷拉(Francisco Varela)曾告诉我,他简直无法揣度钦哲仁波切的心或脑是怎么运作的。他会说法至少二十分钟,然后当译者开始翻译时,他会休息,或到了他比较年迈时,他会趁此打盹。然后毋须任何提示,仁波切便会回到半小时前他停下来的地方,毫不犹豫也无变动地继续传法。

   每当我谈及或忆念仁波切时,我总是充满感恩、惊叹和虔敬--感恩有他这般人物前来显示他的所作所为;惊叹我们如此有福,得以认识仁波切;充满虔敬,乃因仅仅忆念仁波切,即是上师相应法;光是凝视他的法照,即是重新唤醒心性的见地。对我而言,没有人曾像钦哲仁波切那样,光是他本身就栩栩如生地展现大圆满的见地。藉由他本人的展现,他传达了大圆满的本质、精神和真谛。在他晚年,他不必传那么多的法,因为随着时光流逝,他本身越来越成为心性和教法核心的引介。我的一个学生,这位中年女士,曾告诉我她在一九八七年发生的事件。当时顶果钦哲仁波切前来我位于伦敦的中心传法。这位女士前往希思罗机场最繁忙的航空站向仁波切道别。当仁波切坐在那里等待他的轮椅时,她注意到仁波切的鞋带松了。她不做二想地跪下去绑鞋带。当她碰触到仁波切的脚,她所有凡俗的念头和觉知都突然停止。对她而言,那是对她最深密心性的引介。正如同她所发现的,顶果钦哲仁波切本身传达了大圆满之圆满,不需任何文字。本初清净、本然离戏、任运显现,仁波切一一亲现。

 三位心子对顶果钦哲仁波切的深切缅怀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

纪念文-雪谦冉江仁波切

三位心子对顶果钦哲仁波切的深切缅怀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

   我对钦哲仁波切的第一个感觉是,他是我极为慈爱的祖父。事实上,他一个人,就像是我真正的父亲和母亲。长大之后,我对钦哲仁波切的感觉逐渐转化为深深的敬重、信心,最后转化为不变的信心,因此钦哲仁波切成了我的上师。当我开始研习经典,我发现仁波切具有经典所描述,一位了证的真正上师之所有质量。在他圆寂之后,他所呈现的力量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无所不在。现在我了解到,我何其有幸得以遇见像他这样的人物,并且在生命中有二十年与他共处。

   他把一生完完全全地奉献于帮助他人。如果你看到他所发行的长长书单,你会认为他这一辈子都在出版书籍。如果你细想他的二十五函著作--这是上世纪一位西藏上师所出的最大集结著作之一,似乎他除了写作之外无他。就修行而言,他曾进行二十多年的闭关,看来他把大多数的时间投入修行,没有做其他的事。至于他所领受的教法,他有超过五十位不同的上师,从藏传佛教所有不同的传统领受教法。他所传授的教法,则包含藏传佛教传统之内所有不同的广大教法集结,例如《修行教导宝藏》(Treasury of Spiritual Instructions)和《殊胜伏藏宝藏》(Treasury of Precious Termas)。

   在多年被破坏之后,所有传承的众多教法濒于消失,因此顶果钦哲仁波切竭尽全力,以尽可能传授教法的方式来保存这些教法。他不断传法,并根据学生的需求来传法。有时,在长期传授大法的休息时段,他会找时间见弟子,为弟子指导其他的教法。大多数较年轻一代的西藏上师都因领受仁波切的教法或由仁波切所出版的书籍,直接或间接地与钦哲仁波切结缘。

   在我和钦哲仁波切相处的二十年间,我从未看过他非常抑郁或极端兴奋;他的情绪总是持平。一九八八年,我们第二次前往西藏,仁波切想去雪谦嘉察的关房。我们在那儿搭起帐篷,如此仁波切便可睡在关房的废墟之中。然后仁波切谈起嘉察仁波切,并留下眼泪。那是我在这二十年中,第一次看见他哭泣。另一次,当钦哲仁波切在尼泊尔给予时轮灌顶,忆起他的上师钦哲却吉罗卓时,他也哭了。亲见仁波切在这两个场合中哭泣,加深了我对虔敬心的了解。

   一九九一年,仁波切于不丹圆寂之前,他因跌倒而膝盖上方形成血块。医师们想要移除血块,但因仁波切健康不佳,他们不愿施行麻醉。我和仁波切一起进手术房,他牵着我的手说:「就把它切掉吧。」于是医师们开始动手术,没用麻醉药便取出血块,并在膝盖上方留下三、四英寸宽的切口。我惊讶地看到仁波切脸上并无任何痛苦;他始终保持微笑。仁波切如此充满勇气,不会因这种痛苦而哭泣,然而,却在谈到他的上师时流下眼泪。

   在谈及上师时,仁波切都无法说出他们的名讳,因为他视他们为真正的佛--他称他们为大慈者(Kadrinchen)--但在刀口下,他并未哭泣。我们如何用我们凡庸的心来了解仁波切外、内、密的功德?我们所能说的,都只和他的外在显现有关;我们无法表述其证量和内在功德的深度。

   钦哲仁波切总是大力强调,要把我们的心与佛法融合,要把修行与日常生活结合。他常说?「当事情顺遂时,并非判断真正修行者的时机。当逆缘生起时,方能清楚看见他们修行的短处。」他强调要透过禅修、把心与佛法融合的必要,以及把那种禅修质量带入每个行为的重要。他鼓励我们时时检查:我们是否成为更好的人?我们是否慢慢地离于烦恼?我们是否享受内在自由和离于烦恼的成就?三位心子对顶果钦哲仁波切的深切缅怀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

   虽然我们无法再亲见钦哲仁波切,但在我们阅读其教法和著作的时候,我们能体验到他深刻的智慧与慈悲。藉由钦哲仁波切启发人心的典范,我们可以把握机会,怀着喜悦、精进、慈悲、信心和全然的热忱踏上菩萨道。

 三位心子对顶果钦哲仁波切的深切缅怀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36bac70100lial.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41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