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愿一切见闻者早日解脱!随喜转载

 
 
 

日志

 
 

“蓝色的薄饼” ——来自丘扬创巴仁波切关于玛哈阿底(Maha Ati)的教导  

2011-01-30 21:06:59|  分类: 邱阳创巴仁波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蓝色的薄饼” ——来自丘扬创巴仁波切关于玛哈阿底(Maha Ati)的教导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
 “蓝色的薄饼” ——来自丘扬创巴仁波切关于玛哈阿底(Maha Ati)的教导
译者:M-Z;本初的一点 


     玛哈阿底的教导谈及无央的空间。在此教导中,空间并不是指界限,而是指完全敞开的感觉,这份敞开决不会有犹疑。阿底瑜伽也被看作是瑜伽之王。事实上,传统的西藏团体赋予这种瑜伽以“王者之乘”的含义。 

    帝王与国王是不同的,国王只征服自己的国家,但要成为帝王则必须征服其他领土与大陆。帝王无须进一步征服,因为其统治超越了征服。同样,阿底被认为是至尊的。因为从阿底瑜伽的观点来看,小乘锻炼看起来太繁复;大乘锻炼看起来太繁复;密乘同样看起来太繁复。 
    阿底瑜伽的教理或锻炼有时被解释为:超越来、超越去、也超越安住。这种超越比传统密续的不二论或“非二元”的口号还要内容丰富得多。在此情境,我们是从绝对实相来观待事物,而非从口号或信仰的观点去审视。事物就是事物,非常简单,极其简单。因此事物是无改的,因此它是敞开的。我们和世界的关系根本不是一种关系,因为关系或在那里或不在那里,而我们无法编造出关于关系的定义或仰赖对关系的看法而使自我感觉良好。 

    从阿底的观点来看,其他乘正努力安慰说:“如果你感到被隔绝,别怕。“非二元”状态是你的优势,努力放松你的心于非二元之上。那么每件事都将越变越好,不要哭。”可是相比之下,阿底的方法则是秉持一种完全直击式的见地——直率且广阔,仿佛天空变成一张大得惊人的薄饼,然后突然砸在我们头上,这件事讽刺般地创造了极大的空间。这就是阿底的方法!它是一种更深刻的见地。 

    佛教有许多学校,主要分为小乘、大乘和密乘,它们之间一直都在争论。每个都宣称已找到答案。小乘实践者说他们之所以有答案是因为他们知道真相。大乘佛教徒可能说菩萨是在这世上能找到的最好的人。密教徒可能说最不可思议的人是充满力量的持狂慧者,他们不可征服并已获得所有种类的悉地与不可想象的力量。就让他们相信他们想要的吧,没问题!但是作为要练习或经验这些教言的学生,那些东西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呢? 

    玛哈阿底的实践者看到的是一个完全赤露的世界,看进了骨髓的深度,远远超过皮、肉和骨骼。在那些低等的乘,我们逐渐形成许多习语和特定名词,那让我们觉得很舒服,因为我们有许多东西能去谈论,诸如慈悲、空或智。而事实上,这变成了逃避生命真实赤露之真相的手段。

    当然,玛哈阿底里也有温暖、敞开、洞察力——这一切都有。但是如果我们开始去分割‘法’,把它切成一小片一小片的,就像把牛胁切成牛排、牛肉汉堡和牛颈那样;专门被切下的部分比其他部分贵些。随后法就会被出售。事实上,玛哈阿底之所以重要是因为通过下八乘,‘法’会被当作一种多汁的食物出售。玛哈阿底的重要性在于,为了把法从被分割和被展示的情况里挽救出来,去保留道路中一切有益之物无疑是重要的。 

    假如我们做个关于阿底瑜伽的评论,那么所有的乘都在全然成功制造着更多、更先进的机械工具。首先当孩子很小时,我们给他活动挂饰、奶嘴吸、拨浪鼓。然后孩子长大,我们给他更成熟的玩具,“创造性玩具”和一些有明亮颜色的砖块和棒子,好让他们去拼搭积木。当孩子变得越来越好学和成熟,我们甚至还要提供更成熟的玩具,使他的头脑和身体能更好地协调。 

    最终当到达成人期,我们继续为自己买玩具。当我们老了,可能为自己买一套不列颠百科全书或一组可以组装的立体音响。我们甚至可能为自己盖幢房子——这件最终的创造性玩具。也许我们可能发明一些新鲜小玩意:“我设计了一种新型汽车,一种新型飞机,一种新型潜水艇。我做好了它,它真的可以运作起来。这难道还不够不可思议吗?”我们感到自己正变得更能干,因为我们不仅能制作奇异的玩具来自娱,而且还学会了如何贩卖与兜售它们。 

     当我们真正变成熟,我们可能设计一个动物园甚至一个完整的城市,并在社会中作为重要人士被公众所接受。这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也极其的鼓舞人心。但是我们仍然是被我们的玩具所迷。 

     根据阿底瑜伽的教诲,通过这些乘的过程与收集越来越多的玩具的过程很相似。我们越变得成熟就越着迷于其中,但如果仍着迷于我们的玩具、所有物,不管它们数量多么庞大或多么贵重,那么我们其实已降到一个孩子的水准,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玛哈阿底的水平。 

    在玛哈阿底的层面,用来提升自身或自娱自乐的小诡计不再被认为是何重要之物——但同时它又是一切,比我们能想象的还要巨大。就像我们建立了一个城市或动物园,但是,突然,整个天空变成一张巨大薄饼砸在我们头上。我们从未料到会这么惊骇,我们决不会期盼这种情形发生,决不会希望天空落在我们头上。 

     这里有个关于天塌下来的孩子的故事,但我们并不真的相信那种事会发生。天空变成一张蓝色薄饼砸在我们头上——没人会相信这件事。但在玛哈阿底的经验里它真的发生了。这是新的震撼,新的逻辑。就像我们在笔记本上拼命计算一道数学题,突然一种新方法完全出现在面前把我们终结在道路中。我们的观点变得完全不同! 

     我们通常接近真理和真相的方法是如此贫乏,以至于没能意识到真相不是一个真相,而是所有的真相。它能在任何地方!它像雨滴,而不是水龙头流出的水只能每次供一个人喝。我们的自我设限是个问题,它可能来自文化的熏陶,让我们相信只有一个人能得到真相:“你能得到,但其他人不能。” 

     可是从阿底的观点说,是‘所有’的法,不是‘这个’的法。关于“一个和唯一”的观念不再适用。 

     如果这张大薄饼砸在我们头上,那意味着,它也同时落在每个人头上。在某种感觉里,它既是天大的玩笑,也是天大的寓意。你甚至无法跑到邻居那里说:“有一张小薄饼落在我头上。我能做什么?我要洗头。”不!你没地方去。它是落在每个地球人头上的无比庞大的薄饼。你不能逃——这是基本观点,这个问题和誓言都是天大的。 

     如果你努力理解我正在讲的,很可能你不得要领。事实上你非常可能一个字也听不懂,甚至不能用最微妙或匪夷所思的方法去想象。但可能的是,存在超越了你的逻辑,超越了你的思维体系。那不是不可能,实际上它极有可能。 

    早期那些乘谈论正在从我们脚下抽走的毯子,这还可以理解。如果我们的房东把我们踢出公寓,很显然,这个毯子就从我们脚下被抽走了,这是能够操作的,我们发现我们仍然可以和世界保持一种联系。 

    但是在阿底之中,我们谈论的是天空在我们上面坍塌的事。没有人会想到这种可能性,它是完全不同的切入点!没有人会想象出能在我们头上行使如此诡计的女房东或男房东。 

     在玛哈阿底里,我们并不谈论得到大地或是失去大地,或是如何定居、如何找到身边的路。取而替之的是我们谈论如何能提高头顶的高度,或说提高上面的空间,这才是更重要的。我们感兴趣的是能够提供多么浩瀚的真理及同这个世界相联的空间。


http://club.fjdh.com/4770/viewspace-13028
  评论这张
 
阅读(238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