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愿一切见闻者早日解脱!随喜转载

 
 
 

日志

 
 

自性圆满的施身法——祖古*乌金仁波切  

2011-07-01 21:25:32|  分类: 《大成就者之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性圆满的施身法——祖古*乌金仁波切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自性圆满的施身法——祖古*乌金仁波切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自性圆满的施身法——祖古*乌金仁波切

自性圆满的施身法——祖古*乌金仁波切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施身法——自性的圆满

自性圆满的施身法——祖古*乌金仁波切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我父亲所修持的最核心教法是《普贤心髓》与《杰尊心髓》,而他修持的主轴则是施身法。施身法传承曾一度包含了超越一百部的教法(1),现今也许大约只有八部流传下来,但却包含了令人赞叹的教法。

施身法的精要是透过断除自我依恋来利益众生,有个基本原则是,将你的肉体转化为珍馐美味,成为一种神圣的食物,首先供养给成佛者,然后再布施给众生;更高阶的修行者则在骇人的地方进行这项修持,譬如在尸陀林,观想将身体化为珍馐美味,布施给负面的力量、灵体,以及心怀不满的鬼,藉以安抚它们。

    施身法的目标是要在实相的唯一,即自性上达到圆满,也就是了悟般若波罗密多,即般若智慧;而这也被称为无我性(Egolessness)的三摩地,即金刚般的三摩地或究竟实相。这种了悟与大乘最著名的佛教之一,十二部厚重的《般若波罗密多经》的精髓是完全相同的。

自性圆满的施身法——祖古*乌金仁波切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自性圆满的施身法——祖古*乌金仁波切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西藏施身法传承的主要导师,就是女性大师玛姬*拉准(Machik Labdron),”我父亲解释道:“她因成就了般若智慧的究竟目标而获致了悟。”玛姬*拉准了悟之后,为了利益众生,每天都会念诵十二部法;她已达到了“六重舌成就”,藉此增加了六倍的言语能力。人们也认为她的前额有第三支眼睛。

    父亲有时会跟我说:“般若波罗密多的见地,也就是施身法的精髓,与大圆满的见地怎么会有任何差别呢?它们完全相同!大手印、大圆满,以及施身法,最终都汇聚为相同的觉醒状态,究竟的般若智慧。毫无差别,不是吗?

我父亲解释道:“施身法提到四种魔:障魔、非障魔、自我炽盛魔、以及自我犹疑魔2)。修行者就必须断除所有这四种魔。障魔指的是化为人身的恶魔力量;非障魔包括好几千种邪灵;自我炽盛魔的意思是,被成功与追随者、社会地位与认同所诱惑,因而沉迷在‘我真是特别啊!’的想法中;第四种自我犹疑魔(自我固着),则是其他所有魔的根源,是最细微的魔,依附于一种见地,而它与所知障相同,都是遮盖我们佛性最微细的障蔽。”

我父亲说:“施身法的顺序,是依循密续修持的一般原则。然后,会有一种特殊的闭关,修持施身法法歌长集《宝鬘集》,一天修一次,连续修一百天。或者,你可用不超过六页的较短法本,称为《单座修持》,或遵循噶美?恰美所著的相似法本,做为日间修持的主轴。你可在清晨时修,接着整天都唱诵不同的法歌,直到一百天过去为止。这是计划施身法行者闭关的一种方式。”

“之后,你还会在山里做另一套百日修持,然后在河边,接着在主要的桥梁上。只有当你完成了全部四套的百日修持,你才能问心无愧地赢得施身法行者的名号。光是买个大鼓与骨号,不足以声称自己就是这样的行者。”

“到了下个阶段,施身法行者不只在白日修持,也会在夜深人静时到骇人的地方去。在某些时候,行者可能会面对‘突发’或‘挑战’的试炼,当地灵体会变幻成不同强度的魔幻幽影,藉以测试行者的禅定功力。”

 自性圆满的施身法——祖古*乌金仁波切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断除四魔-日夜试炼

 

当我年幼时,人们会说有许多修行者在修持施身法时死去,试图藉此来吓我。这些突发试炼可能会有危险,有些行者可能得重病,有些则可能发疯,罕见的情形下,有些人甚至因此丧命。

“修持施身法到了某个时候,”我父亲继续说道:“你就必须在埋葬尸体的墓园,或停放遗体的尸陀林待一百个夜晚。”在康区,有些地方埋葬了多达一万具遗体,就像我在马来西亚曾见过的一些大型墓园一样。

“你必须独自到墓园去,”我父亲接着说:“在一片漆黑中唱诵施身法,甘愿经历任何突发试炼,面对这些考验直到黎明破晓。”

“有时候,如果禅修者的修持仅止于形式上的高度禅定,当地灵体就会变幻出行者曾经体验过的精彩景象,诱使他陷入妄自尊大之中。然后,一旦行者对自己的成就志得意满的时候,仅仅一个突如其来的恐怖幻想就会把他惊吓住了。”

“然而,真正的施身法行者是不会上钩的,而是继续修持。到最后,他们会在所有情况下,不管是墓园、偏僻的山谷,或市集等任何地方,都维持真正的稳定状态。”

“当行者达到最可怕的突发试炼也无法困扰他们的阶段时,就会做最后一套连续七天的施身法修持;七天中的前六天一向是寂静无声的。但是,到了第七天晚上,就会发生恐怖的景象。”

“至少,禅修者面对一项突发试炼时,应该提醒自己,这只是个暂时的经验,与究竟实相完全无关,然后安住在真实见地的相续上。那么,任何这类突发试炼都不过是在观赏孩子玩耍罢了。”

“当你屈服于恐惧的那一刻,”父亲告诉我:“你就已经失败而未通过试炼了。”

当我还小的时候,我从父亲那儿听到好几个恐怖的故事,以下就是其中的一则。

在东藏有个墓园,尸骨都会被丢弃在两个悬崖之间。这个地点据说极为可怕,怪事时常就发生在到那儿修持的行者身上。

正因为这骇人听闻的名声,一晚,我父亲踉两名侍者就一块到那儿去。因为施身法行者修持的时候,必须单独一人,因此侍者必须待在距离他至少八十步之处。

“当黑夜来临时,”吉美*多杰告诉我:“我开始修持。突然间,有个东西从空中掉下来,就落在我面前。我仔细一看,见到一颗人头用凶狠的眼神瞪着我,舌头来回摆动。忽然,另一个人头掉下来,然后一颗接着一颗。每颗头撞击到地面时都发出‘砰!’一声巨响。”

“其中一颗人头甚至正中我的头顶,我感到剧烈疼痛。之后,人头如雹暴般狂烈地倾盆而下,它们看来似乎都还活着。最后,整个地方满布人头,砰砰地发出可怕的声响,有些咳嗽并呻吟着:‘我死于溃烂的肺。’还吐出一团团腐臭的痰。”

   我父亲仍不为所动,继续修持。

“终于,人头缩小了,数目也减少了,到最后全都消失不见踪影。”

   这例子说明了那种来自天神与恶魔,我们称为“魔幻幽影的挑战”的突发试炼。

我父亲继续说道:“一会儿之后,我站起来,走过去看看我那两位一直躺在人头雹暴中睡觉的侍者;他们仍在熟睡中,完全未受惊扰。他们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

 

群魔乱舞

 

在西藏,据说有个骷髅会跳舞的声名狼藉之处。所以,我父亲当然也就去那里修持施身法。骷髅也称“骨魔”,和“皮魔”与“发魔”一样,西藏人都极为害怕。

当我父亲在该处修持施身法时,男性骷髅都群集过来,围着他张牙舞爪,甚至还表现了威慑震骇的种种舞蹈,努力要让我父亲感到害怕。

“舞蹈并不是很难处理,”他后来说道:“所以我就继续修法。”

其他种类的恶魔也出现了,“最糟的是皮魔,一大张又一大张的人皮以怪诞的形状慢慢朝着我飘过来。当它们极为靠近时,我感觉内脏剧烈疼痛,仿佛被殴打一样。但同样地,我只安住在觉醒的无二状态之中,直到人皮缩小,最后慢慢地消失为止,就像骷髅一样。”

“发魔就像一大束又一大束的人类头发,在我面前摇来摆去、跳上跳下,甚至上演各种夸张的动作,但到后来也消失不见。”

有一次,吉美*多杰在拉萨附近一处著名的岩洞隐修处扎叶巴(Drak Yerpa)修施身法,他被要求为当地一位政府要人主持一场疗愈法会。既然他已经决定修施身法,所以晚上的时候,就带着一名侍者到尸陀林去。

“当侍者去处理雕像的时候,”我父亲叙述道:“竟然消失不见了,到处都找不到他,我一人单独留在那儿。突然间,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敛牙咧嘴、留着白胡须的一大群猴子;他们恐吓我,来到我面前,碰我,甚至咬我。当他们抓着我的手时,他们感觉起来既结实且真实。他们全都在跳舞,并凶狠地露出牙齿。”

我父亲一开始时受到惊吓,但继而一想,他提醒自己:“中藏这一带并没有任何猴子,这只不过是另一次的突发试炼,所以有什么好怕的?”

猴子愈跳愈近,还重重地把他踩在地上。尽管如此,吉美?多杰心想:“这里并没有猴子!这必定是个试炼!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些恶魔的确令人吃惊!他们尽全力弄出令人害怕的情景,但是,他们只是给我机会展现出我三摩地的力量罢了。”

我父亲从未丧失过“这全只是一场表演,并非真实”的信心,毫不间断地继续唱诵他的施身法。逐渐地,那些猴子缩小到像老鼠般大小,然后消失不见。

到最后,只剩下一只看起来孱弱而孤苦无依的瘦小猴子,他用非常惹人悲怜的方式抬头看着我父亲,让他情不自禁地对他生起怜悯心。

“才几分钟前,”他心想:“你表现得如此巨大可怕。使尽你全部的力量变出魔幻幽影有什么用处呢?现在看看你——你这个可怜的小东西!”

 自性圆满的施身法——祖古*乌金仁波切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以施身法为众生疗病驱邪

 

吉美*多杰以为人们治病而著称,甚至更胜于他哥哥桑天*嘉措。有时候,生病的村民会从两、三个星期路程远的地方被带到他面前来。每星期他会做一次施身法仪式,这些生病的村民就痊愈——或无法痊愈——回家。

在仪式当中,病人必须像已经死掉般躺着,放下所有在意的一切。吉美?多杰就会在禅定状态中,打开他的“施身法眼”,看见他们疾病的业因,以及迅速治愈的必要疗方。然后,他会大声宣布他的直观给所有人听。

当人们听到自己为什么,以及在什么情况下生病时,通常都会大为震惊。这并无法治愈每个人,但施身法仪式过后的隔天早上,人们就会清楚自己是否能够痊愈。

我父亲用这种方式治愈了许多人,也收到了许多表达感激的礼物与广遍的尊敬。去问任何一位来自我家乡地区的老年人,他们都记得吉美?多杰与他的施身法修持。

有时候,他甚至能够治愈已经发疯的人。有一次,有一家人带着一位被绳子绑住、气愤地扭动身体的女子到他的隐修处去。我当时就在那里,目睹了整件事情。

“如果我们不把她绑成这样,”她丈夫说:“她就会把自己咬得很严重。我们无法跟她讲理,也听不懂她说的任何话。”

我父亲要她家人把她放置在远处,留下她一个人,然后他开始进行施身法仪式。过了一会儿,她停止嗤笑,安静了下来,并且变得平静。他们为她松绑,但她就只是坐在那里。

我父亲让她以同样的姿势坐在那里五天;第二天的时候,她看起来就仿如刚从睡梦中醒来,随即就在她坐的地方就地排尿与排便。他们把她带去清洗一番后,又把她带回原地。到了第三天,她的脸颊恢复了一点血色,眼睛也恢复了一些生气。

第七天的时候,她就能够自己走路,跟其他人一起回家了。

大师达桑仁波切(Dabzang Rinpoche)告诉我,有次他的帝亚寺(Dilyak Gompa)爆发了流行病,一年之内,就死了十八个年轻的僧侣。于此同时,寺院居民被晚上的怪声惊吓不已,没有人敢在黄昏后外出。到最后,没有人有勇气造访寺院,那里变得一片死寂。

不知何时,一位带着伟大锡度白围巾的信使来到达桑面前,信息上说:“必须恭请仓萨的吉美?多杰前来协助。请他主持一场治疗性的仪式,你们的问题就得以解决。”

自性圆满的施身法——祖古*乌金仁波切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当我父亲受到请求的时候,因为他与护法嘉波*佩哈(Gyalpo Pehar)有很深的连结,所以他请人做了一尊嘉波?佩哈护法的小塑像。达桑寺的僧侣带着这尊塑像游行一番后,放置在供奉佛教护法的小佛堂里。游行伴随着喇叭、锣、钹与鼓的声响,然后我父亲要求僧侣们以他们的每日祈祷文,对着护法唱诵一小段请愿文。

从那时起,就再也不曾发生死亡事件了,晚上的所有声音也平静下来了。

三年之间,诸事平顺,直到一名小偷盗走了那尊小塑像,骚乱又再度开始。所以,我父亲要寺院在邻近的巨石下,盖一座小小的护法庙,然后放一尊相似的塑像在那里。从此之后,一切就安然无恙了。

有一次,来自德格二十五个区域的本波领袖与其随从人员,一行七百多人一起旅行至北方。当他们抵达小王国林(Ling)的另一边时,他们的马匹受到瘟疫的侵扰。

流行病严重到三十匹马在一天之内死亡,整批人马被迫停下来。每个人都忧心如焚,因为他们陷入了进退维谷的窘境。

本波领袖们派人请求我父亲即刻过去,我哥哥遍吉跟着一起过去。

“昨天,我们有三十匹马猝死。您被认为拥有一些力量,有什么办法吗?”他们问道。

“在此地扎营。”我父亲说道:“派人出去找很多很多的木柴,我需要进行一场盛大的火供。”我父亲旋即开始进行火供。遍吉看见了远处的死马尸体,以及大批已经生病的马匹,健康的马则被带开去吃草。

突然间,吉美*多杰命令道:“把所有的马集合在一起,不管健康情形如何,每一匹都要集合到我面前这片平原的火堆前。把生病与健康的马混在一起!依照施身法传统,我们应当完全放开希望与恐惧,把健康与生病的马分开,不过就是希望与恐惧罢了,所以要放弃这种作法!”

当他们依照他的话做时,他开始将特殊的物质丢到火堆中。一段时间后,他绕着马群走,在每匹马身上涂抹从火中生出的油膏。

接着他指示道:“放开所有的马,卸除任何捆绑、缰绳、马鞍或其他骑马装备,让他们随意漫步到他们喜欢的地方。”

我哥哥遍吉对父亲有着不可思议的信心,他从来不曾反对或忤逆过他,他视父亲为他的上师与究竟的皈依。然而,当他那天晚上跟吉美*多杰一起躺在帐篷里试着要入睡时,却感到恐惧,“我知道有一些马已经生病了,”他后来跟我说道:“我害怕听到一夜之间又有多少匹马死去的那一刻来临。”

由于无法入眠,半夜的时候,遍吉跟一名侍者悄悄溜到外面环视营区。他们旋即见到一匹马病重到无法站立,另一匹马则已经死掉了。他们忧心地继续往前行。

令他们吃惊的是,当他们继续前行时,却未再发现任何马匹死亡。我哥哥才安心地睡了一下,但很快地就被一声大叫吵醒:“又有另一匹马死掉了!”

“但是那是唯一的一匹!”另一个人大喊道:“所有生病的马都已经开始吃草与喝水了!”

一整天,吉美*多杰只是一副无所谓地坐在那儿念诵金刚上师咒(莲师咒,Vajra Guru mantra)。之后,再也没有马匹死掉了。他真的是个相当了不起的父亲。



1、在藏传佛教八个主要传统中,施身法是放开一切的一种修持传统。施身法的修持,是为了舍弃自私自利,也就是抛开执著、获得自在的殊胜法门。“施身法”的含义就是要“断”,断除对主客概念的依恋、断除二元对立的经验。施身法是唯一由藏文译为印度文的教法,这也显示了它是多么殊胜。施身法是空性与慈悲的修持,在这勇敢的慈悲中,没有迟疑与疑惑地为众生福祉而即起行动,如同玛姬·拉准所言:“比起乞求一百次‘拯救我,保护我!’只说一次‘大口地把我吃掉吧!’更为有效得多!”(祖古*乌金仁波切说明)

2、施身法是将“虚妄的身体”当成会供、布施出去的教授,理由是因为我们对肉身有着强烈的执著,欲详细了解施身法的修持,请参阅莎拉·哈定(Sarah Harding)翻译的《玛姬的详解:关于施身法之意义》(Machik’s Complete Explanation Charfying the Meaning of Chod,雪狮出版社,纽约州,2003年)。莎拉·哈定称这四种魔为物质的、非物质的、自我得意,以及自我膨胀,而“自我膨胀”在《玛姬的详解》一书中,被定义为自我固着。祖古·乌金仁波切将第四种自我犹疑魔(demons of indecision)的“犹疑”,解释为由于无明,而导致意识微细的摇摆,因而必须依附着坚实的自我感与世界感,这就是自我固着。(译注:根据施身法祖师玛姬·拉准的解说,这四种魔如下:有形的魔鬼,指的是五官所感受的色、受、想、行、识等;无形的魔鬼,指的是念头情绪等无形障碍;亢奋的魔鬼,指的是对禅定大乐等的执著;自大的魔鬼,指的是自我本位的状态等。)


 

  评论这张
 
阅读(308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