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愿一切见闻者早日解脱!随喜转载

 
 
 

日志

 
 

夏迦*师利——成就者之王  

2011-07-31 08:01:23|  分类: 《大成就者之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迦*师利——成就者之王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夏迦*师利——成就者之王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夏迦*师利——成就者之王

 夏迦*师利——成就者之王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待在中藏期间,德喜叔叔常到他的根本上师,也就是伟大的成就者大师夏迦*师利的营地。夏迦*师利也被称为“成就者之王”,以及“珍贵的了证大师”,而夏迦的主要上师就是老钦哲(l)。

“夏迦*师利和大约七百名弟子住在基布(Kyipuk)。”德喜叔叔告诉我:“他的弟子在周围的两座山坡上挖满了洞穴,其他人则待在帆布或牦牛皮做成的小帐篷里。夏迦*师利自己住在一片草地上的唯一房子里;那是一间由泥土砌成,有个大窗子的简单建筑。”

人们极为尊崇夏迦*师利,但就如我所听到的这则故事所显示的,他并非一直这么广受尊敬,而这则故事也许会,也许不会纪录在他的正式传记中。

夏迦*师利的第一位老师是杰出的大师亢楚(Khamtrul)。夏迦*师利一开始是为他的老师照顾马匹,以及做其他劳务工作。有一次,瑜伽士措尼受邀至亢楚的营地传授心意伏藏的灌顶(2)。当法会开始的时候,夏迦*师利藉机溜进去坐在门边。在这阶段,没有人认为他有何特殊之处。

“你以为你来这里做什么?滚出去!”有些僧侣转过头来低声说道:“这种场合不是给像你这样的人参加,只有喇嘛与佛法老师才能参加。难道你没有听到通知吗?这个场合不是人人都能来的!”

当僧侣们准备将他撵走时,忽然感觉到措尼的目光。“让他待下来!”措尼大声呵斥道:“你们全部坐下,总有一天,你们连喝他的尿的机会都没有!”

措尼确保了夏迦*师利待下来领受灌顶,夏迦*师利最后也成为一位有成就的大师。

 

修持营地

 

     尽管有这么多弟子围绕着他,但夏迦*师利并没有整年讲授教法,只在夏天与冬天的特定时段里讲课,这些难得的场合称为“夏季讲学”与“冬季讲学”。

夏迦*师利跟部分弟子说:“你们属于山谷中的大手印这边。”跟其他弟子则说:“你们属于大圆满这边。”也就是说,他将弟子分为两群,并依据每位弟子的个人根器而给予大手印或大圆满的指导。我德喜叔叔是属于大圆满阵营(3)。

德喜叔叔说明道:“规矩相当严格,禅修者必须坐在自己的蒲团上,不能乱跑,只有在吃饭时间才能走动;早晨时,会有铃声示意可以生火煮水泡茶了,全部七百名僧侣与尼师就会从各自的帐篷与洞穴中走出来。”

“如果你在那时候环视山坡的话,有一小段时间,会看到人群四处闲晃,而火堆坑里正冒着烟。接着,锣声再度响起,整个地区又回复一片沉寂,因为每个人都回去禅修了。全然的寂静一直持续到午餐时间,因为在那之前,没有人可以到外面走动或煮饭。正午时,铃声又响了,每个人又可以开始准备用餐。下午两点,铃声一响之后,没有人可以留在外头,全区又再次回复一片沉寂。”

这就是夏迦*师利所坚守而令人赞赏的佛法营地。

身为一位成就者,无论谁来访,夏迦*师利都保持着超然与无所谓的态度,只有两个人例外:一个是夏迦*师利一位上师的转世竹巴*永津(Drukpa Yongdzin),当他到访时,大师显得格外尊敬,并说:“留心!永津仁波切已经来了!”另一个特例是极负盛名的秋吉*林巴儿子转世,也就是我的德喜叔叔。至于其他人,无论是谁,他都以同样的超然态度对待(4)。

当时,德喜叔叔与永津必定都还很年轻,只有他们两人可以随心所欲,其他人则必须分秒不差地同时开始与结束禅修时段。

有一天,正当他们两人正四处玩耍时,夏迦*师利把他们叫进屋子里。

“你们两个!”老瑜伽大师不满道:“不要打扰其他人禅修!你们自己的修持也许不会受到干扰,但不要造成别人的障碍!”

那是他们俩唯一挨骂的一次。

下午时间,夏迦*师利通常会到外头放松自己;他会走到后头的大院子蹲着,然后再回到里面,坐在他的垫子上,只是全然安静地待在那儿。

但有时候,直到黄昏来临,天色转暗了,他仍未返家。夏迦*师利的侍者就会告诉彼此:“仁波切又沉浸在三摩地了!”

然后其中一名侍者就会走到后头去找他,低声在他耳边说道:“仁波切,您现在最好进到里面。”夏迦*师利这时会以他低沉有力的嗓音说:“噢!星星已经闪耀天际了。”然后走回屋里。

 

小示神通

有一次,不丹国王让三十位壮汉护送驼载了一袋袋米粮的牦牛,上行经过洛扎(Lhodrak)区艰难险恶的道路,要献供给这位成就者大师。国王在同行的一封信中,说明了其中一袋米粮里,放了一只昂贵的中国瓷碗。

运送人员理应马上将此瓷碗献给大师。所以一到之后,他们立即紧张万分地在夏迦*师利面前,翻遍一袋又一袋的米找寻这只碗。

过了一会儿,夏迦*师利手指比着,并低沉地说道:“碗就在那边的那袋米中!”果然,他们往里一看,就找到了。他就是拥有那样的神通力,但如果你问他,他绝不会承认。

夏迦*师利一生当中曾三度放弃他所有的私人物品,将它们当做供品分送到拉萨。有个广为人知的传统作法:只保留你身上穿的衣服、一个杯子、一只碗,还有一根汤匙,以及几件基本的炊煮用具,其他每样东西都打包,准备分送出去,连一根针、一丝线都不留。

曾经目睹这个情况的人见到,在这之后的很一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一直一无所有。有段时间,他甚至拒绝接受任何形式的供养。

在这期间中的某一次,我德喜叔叔真心诚意地希望将他所拥有的一尊镀金佛像献供给他的上师。然而,他晓得如果在一般的情况下献给夏迦*师利的话,夏迦*师利不可能接受。所以,他就只把它展示给大师看。

“您觉得这尊佛像的身形比例如何?”我叔叔询问道:“它们正确吗?”问了一连串这类问题之后,他最后问道:“供养这样的物品会产生何种功德呢?”

最后,这尊佛像成为夏迦*师利在那几年当中少数接受的物品之一。

德喜叔叔后来说:“这是我一生中,真正能将虚幻的财宝好好利用的一次。”

 

一则骇人听闻的故事

     当我还是个孩子时,德喜叔叔告诉了我接下来的故事;他是我的老师之一,从不撒谎,如果不是他亲眼目睹此事,我一定不会相信,但他向我保证这件事确实发生过。

许多怪异的人造访夏迦*师利的营地。有一次,出现了一场大骚动,人群开始聚集。德喜到外头瞧瞧到底是什么事这么让人大惊小怪。

来自遥远果洛省的一个年迈喇嘛,才刚进入营地。过了一会儿,他的侍者扛着他的行囊也到了,在营地中央赶上了喇嘛。

然后,那位喇嘛大喊:“呸(Phey!”那名侍者的身体就平躺在地上了。令大家大吃一惊的是,那位喇嘛若无其事地从那名侍者身上拿走行李,并开始在大庭广众之下,为自己烹调晚餐。

“不要太靠近!别碰那具身体!”那位喇嘛对着群众吼道。

当那位喇嘛稍后向夏迦*师利解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德喜叔叔也在场。“我从果洛步行来此地,那具身体是我功德主的尸体。往生之后,它变成了‘僵尸’(会走路的死人)。现在我正要带着他的尸体到印度最大的尸陀林之一,在那儿把它处理掉。既然僵尸会走路,我想就帮忙拿着我的包袱好了。别让任何人接近他,告诉他们别动那具尸体,也不要鼓噪骚动。”

当然,没有人赶得走,每个人都想瞧瞧那具会提行李的尸体;它干得像根棍子一样,眼睛闭着,赤裸脚掌上的所有皮肉都已经磨损见骨了。没有人能相信眼前所见的事。

隔天一早,那位喇嘛醒来后做了些早餐。当他吃完早餐后,修了火供仪式,或许是为了要“喂”僵尸吃浓烟,因为它并未吃或喝任何东西。然后,他收拾好行囊,放在尸体背上,然后大喊:“呸!”

那具尸体马上站直,但当它站着不动时,无法保持平衡,所以就开始摇摇晃晃、慢慢地走起路来,一脚接一脚。那位喇嘛走在前头,僵尸慢吞吞地跟在后面,脚上的骨头发出嘎吱与啪嗒的声响,并且在砾石与地面上发出刺耳的刮擦声。

“它都以同样缓慢的脚步走路。”那位喇嘛告诉过夏迦*师利:“我必须保持在它的视线之内,不然它会迷路。当我爬上山径顶端时,就必须在那里等僵尸慢慢跟在后面爬上来。然后,我再继续往另一头走下去,并在下面等它跟上我。等我从印度回来时,会再来拜访。”

那位老喇嘛没有请求任何教法,而夏迦*师利也没有问他任何问题,他用完早餐后就离开了。当他从我们的视线消失之后,夏迦*师利惊呼道:“哇!真是不可思议啊!这是一个人获致稳固的觉醒状态后,所能表现出来的惊人成就之一。”

一年之后,那位喇嘛经过营地回来了。

“我那宽厚仁慈的功德主遗体,一路背着我的行李到印度。”他说道:“我将它的遗体留在冷园尸场,然后独自走回来。沿路走去的时候,我必须一直小心翼翼地让僵尸留在我的视线内,因为我发现,如果人们触碰到它的话,就会不醒人事,有些人甚至会瘫痪或发疯一段时间。所以我怎么能让它在西藏四处走动呢?僵尸最大的危险是,如果它有机会触碰到你的头部的话,你也会变成僵尸。那就是为什么大家不能碰到它的原因。”

德喜叔叔后来跟我说:“我一直无法确定,是否这位喇嘛并非只是在开玩笑而已。谁晓得呢?也许那具死尸并没有心的存在,而是已达某种稳固觉醒状态的人,能够随心所欲地移动物体。无论如何,如果这位喇嘛只是在戏弄大家的话,那也真是个令人惊奇的玩笑啊!”

这位喇嘛必定是位有成就的瑜伽士,不是因为他能够让一具尸体活动起来,而是因为他不需要请教夏迦*师利任何问题。这是几年来一直萦绕在我心里的事。

    (竹巴噶举瑜伽师 

1、他的其他老师,包括亢楚*天培*尼玛(Khamtrul Tenpey Nyima)与第一世措尼。(祖古*乌金仁波切说明)

2、珠旺*措尼(Drubwang Tsoknyi)的心意伏藏称为《拉珠昆桑图提》(Ladrub Kunzang Tuktig)。(祖古*乌金仁波切说明)

3、也有一位来自拉达克(Labdakh)的优秀喇嘛,名叫贝玛?确贾(Pema Chogyal),属于大手印阵营。(祖古*乌金仁波切说明)

4、我父亲也是夏迦*师利的弟子,但不像德喜叔叔般和他那么亲近。桑天*嘉措则是和卡恰*多杰待在一起,所以从来未遇过夏迦*师利。德喜叔叔告诉我,在夏迦*师利的隐修处,德喜叔叔跟竹巴*永津,居于竹千*蒋贡之下,都是主要弟子。夏迦*师利修持《普贤心髓》,虽然他未曾见过秋吉*林巴,但如同本文中提过的,他是第一世钦哲的弟子。(祖古*乌金仁波切说明)

  评论这张
 
阅读(130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