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愿一切见闻者早日解脱!随喜转载

 
 
 

日志

 
 

与桑天*嘉措度过的最后时光——祖古*乌金仁波切  

2011-09-10 00:45:22|  分类: 《大成就者之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桑天*嘉措度过的最后时光——祖古*乌金仁波切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与桑天*嘉措度过的最后时光——祖古*乌金仁波切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与桑天*嘉措度过的最后时光——祖古*乌金仁波切

 

早在我出生以前,桑天*嘉措就已经将完整的《新伏藏》传承献给第十五世噶玛巴卡恰*多杰。噶玛巴的佛母后来告诉我,两位喇嘛时常坐在一块儿谈话到深夜。桑天*嘉措离开后的一天傍晚,噶玛巴两手合掌以示尊敬地告诉佛母说:“在这个时代、这个世纪当中,也许没有人像桑天*嘉措那般,对大圆满的甚深精髓具有那么伟大、真实的了悟。”那是噶玛巴发自内心对我上师由衷的赞赏。

几年后,桑天*嘉措邀请新的转世,即第十六世噶玛巴到垒峰的隐修处,他们在那里交换了彼此需要的灵修教授之传承。年轻噶玛巴对我上师极为敬重,因为桑天*嘉措曾经教导过噶玛巴及他的前世。当他们完成了传承后,噶玛巴受邀到另一座寺院,桑天*嘉措也陪同他一起去。

那次造访结束时,桑天*嘉措跟噶玛巴说:“你跟我将不会再见面了。我不会再回到中藏去,而你要由此处往西边走,长久一段时间都不会回来了。我现在已垂垂老矣,死亡指日可待。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噶玛巴并未开口回复任何话,只是看起来一副哀伤的样子,并保持沉默不语。后来桑天*嘉措就动身离开了。我父亲跟我也在那里,留下来多待了几天。这也是我父亲最后一次见到第十六世噶玛巴。

 

秘密修持而不展现了悟

我想要多跟你们说说我上师桑天*嘉措的故事,然而我所能联想到的,只有几则他外在生活的片段故事,我无法恰当地表述他内在禅定的觉知。他是位杰出的修行人,从未吹嘘过自己的成就次第,实际上,即使连一点暗示他都鲜少给予。相反地,他维持着秘密道,修持而不展现他的了悟,难得会有东西流露出来。

圆寂的前一年,他造访了一座小寺院,当时我大概廿五、六岁,担任他的侍者,跟着他一起去。“您何不在此处闭关呢?”我问道,“我将会服侍您的。”

“我最好回到我的隐修处。”桑天*嘉措答道:“在寺院里无法进行严格的闭关。”

那天晚上,我因为要离开而打包行李。本来躺下来准备睡觉,我们却开始谈起话来。我问了他一个接一个问题,而他说了一个接一个故事作为答复。

后来他告诉我说:“我八岁的时候,领受了大圆满无可超越见地的直指心性教授。我认出了心性,而从那时开始,我就持续而稳定地修持它。由于我坚定的典型‘土元素型’性格,我有了长足的进步(1)。虽然我的进展并非突飞猛进,不过也未见退步的情形,只是缓慢而稳定地开展。实际上,只有当我回顾过往,拿目前的进展跟过去几年相比时,才会发现到自己的转变。”

“你有时会听到瑜伽士在几个月内有了极大的进步,并非常快速地达致了悟。我必须承认,这从未在我身上发生过。然而,因为我从八岁起就持续不断地修持,你可以说现在我修持的程度已经相当不错了。”

“尽管如此,我仍然有个难题,即在入睡与真正睡着的短暂时间当中无法保持觉知。在这之间的短暂片刻,我的心失去了专注,觉醒的状态也暂时消失了。不过,一旦睡眠开始,觉醒状态又被认出了,并且整个晚上都能保持禅定。现在,唯一剩下的难关就是当我入睡之际的小间隙。”

“你是我唯一倾吐这件事的人。”他补充说道:“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即使有人问了,我一个字也不会说。”

不知何时,我注意到拂晓已然来临,鸟儿也已经在外头引吭高歌了。我第一个念头是,我们都还没睡一下。然而桑天*嘉措却说:“没关系,就起床吧!每隔一阵子失眠一晚,不会造成多大差别。”

这是他少数几次分享他甚深经验的其中一次。除此之外,他几乎未曾谈到关于他自己了悟的事情。

不过,就在他圆寂前的那个冬天,我跟他谈了相当多话,偶尔,他会吐露一些关于他自己修持非比寻常的秘密。有一天他告诉我:“我实在没有伟大的德行,除了我的散乱心已经消失无影之外,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可自吹自擂,忘却心性的倾向现在似乎已完全不存在于我的经验中了。”

“不管堆积了多少工作,不管谁来见我,不管有多少人挤进我房间,清明的特质只会不断增长。我发现,当我一个人独处而手边没有工作、无所事事时,觉知的清晰度会有几分减退,但我并非处于散乱的状态中。然而,愈多人、愈忙碌、涉入愈多骚动中,我觉知的力量就愈增长。”

“这只是你跟我之前的悄悄话,我确定我不会堕入地狱之中。”

桑天*嘉措随后又补充说:“我死了之后,毫无疑问地,人们将要求噶玛巴寻找我的祖古。不过请体谅,老实说我丝毫没有意愿要将我的名字贴在某人身上,仿如他是我的转世般。或许不管怎样,他们都会指定一个人,不过其实我已经和噶玛巴讨论过这件事了。”

“我在他上次造访康区期间,当你跟我两人都和他在一起时,我就告诉他:‘我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了,人们会来向您请求辩识我的转世。不过,老实说,将不会有转世。我真正的转世祖古将是祖古*乌金,他会照料我的寺院。因此,请不要认证任何人当我的转世。’噶玛巴并未作答;他既即没有同意,也没有不同意。”

我知道这是我上师的心愿,因为我亲耳听见他这样说。就我个人来说,我不太喜欢听到任何关于这件事的讨论。回到他隐密的房间时,我告诉他:“您是教法之王(2),必须要找出您的转世以延续这个传承。从另一方面来说,我或许会云游四海,走过一处又一处不知名的地方,我绝对不会一直待在拉恰寺。当我听到您跟噶玛巴说的话,我感到相当不快乐,因为我不会待在康区,绝对不会。我百分之百确定我会到其他地方去!我想要去没有人听过我的地方。”

“谁知道呢?我们如意宝的慈悲与善巧让人意想不到。”桑天?嘉措答道:“不过有件事是确定的,仍然不会有任何直接的转世,因为我不希望那件事发生。另一方面来说,或许将会有个能利益佛法与众生的人出现,被冠上‘桑天*嘉措’的转世祖古’的称谓。”

1、一般会将一个人的个性与元素特质相提并论:土型的人稳定、水型的人有弹性、火型的人善变、风型的人敏捷,而空型的人具包容心。

2、“教法之王”的头街,指的是一支传承或一座寺院的领袖。

 

  评论这张
 
阅读(87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