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愿一切见闻者早日解脱!随喜转载

 
 
 

日志

 
 

宗萨仁波切2011年:普贤上师言教口传四  

2011-09-18 00:22:59|  分类: 宗萨:普贤上师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宗萨仁波切2011年:普贤上师言教口传四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宗萨仁波切2011年:普贤上师言教口传四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宗萨仁波切2011年:普贤上师言教口传四

  【视频四】的文字整理

 

  巴珠仁波切所著的《普贤上师言教》,是一部超时空的口诀教授,对于所有不同根器的弟子们而言,不论他们是否为学者,它都是直指教法中心的一部巨著。

对于那些非常认真遵循这条道路的人,我希望你们能够一而再,再而三地研习《普贤上师言教》,因为这是一门永无止境的课题。对于那些追寻成佛的人而言,这是一门从此刻到成佛都必须研习的课题。

                                       ----《宗萨钦哲仁波切》

 

我们继续——

  “如何寻找到上师,之后如何与上师相处”。关于这点,在后面讲‘上师瑜伽’的时候会讲得详细,现在只是简单的讲一下:

  如果你真的很认真地想走上佛教灵性的道路,那找一位上师是非常重要的。而对待上师最理想的态度应该是视上师如佛;然后尽一切的力量去了解佛法的内容;就算你有时候因为自己的染污,而对上师生起不清净的看法,你也要一次次说服自己“这完完全全是因为自己错误的概念”。

  即使有时候情况真的不太令人舒服,譬如说被老师骂了一顿,这时候也要尽量用‘没有分别的、清净的态度’去处理这个状况。

  要尽一切的可能对上师尊敬,就算对上师的影子也要这样。这些对‘专注的’这种修心训练是非常重要的。而最重要的是“怎么样去模仿上师?”当你去决定去模仿或修学上师‘所做’的时候——

 

第一个就是“不要混乱”。

  这就像天鹅在水中栖息、捕食、行走的时候,都是优雅轻盈、从不浑浊碧波;就好像蜜蜂飞入花丛,从不会损坏香花形色,而是专注于吸收花蜜,然后还传播花粉。顺便说一句,这样做其实是很不容易的。因为我们跟着上师的时候总是搞得乱哄哄的。为什么?因为我们出生以来,从小到大都是觉得很不安全,很有不安全感。所以当我们跟上师待在一起的时候,这种嫉妒心、竞争上师关爱的心、想要控制状况的念头,不知不觉的、偷偷地跑进来了。因此我们往往遵循上师的一个指令,然后违背上师的一百个指令。

  一般来说,要检视一个上师,相当不容易。因为我们都没有具备如何去检视老师的知识——就算连一个普通人,我们也很难从他的外表去断定他;更何况是从外表去判断一个修道的大师了。

  仁波切有一个建议给大家,这个建议其实是蛮重要的:就是,你不要过分热衷“想要去寻找一个上师”,与其这样做,你还不如在上师面前不断不断的虔诚发愿:“希望一个好的上师能找到我。”

宗萨仁波切2011年:普贤上师言教口传四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被找到’比‘你去找’重要的多。这好像马尔巴大译师找到了密勒日巴。虽然表面似乎是密勒日巴一直找,最后终于找到了马尔巴。当密勒日巴第一次看到马尔巴的时候,虽然马尔巴表演一个普通的农夫,但密勒日巴只是看了马尔巴一眼,就已经让他心里头的烦恼妄想止息了相当的一段时间。

 宗萨仁波切2011年:普贤上师言教口传四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像密勒日巴找到他老师的方式;

  还有在《般若经》里面的长啼菩萨如何寻找他的老师,如何寻找教法,这一些的方式是我们应该去参考,应该去跟从的。

  下面开始实际讲‘加行’也有人说‘前行’,一般翻成是‘不共内加行’。

 

  第一个是皈依。

  皈依是非常重要,是最基本的。很多喇嘛都说,分别内外道,你是不是一个佛教徒,是依照皈依来看的。这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皈依有‘投降于’和‘信任于’,或者我们说‘跟从’、‘相信’的意思在里面。接受皈依就是向某个东西‘投降’或‘臣服’。如果你皈依,‘投降’‘投靠’‘臣服’于某一个人;很明显,就是你觉得他不会欺骗你的。就是不管你是‘投降’某一个人,某一个系统,这个东西他不应该会欺骗你的。

举例来说:

  我们去‘投靠’某一个政治家,或政治团体。而这样做的理由是因为,是我们相信‘投靠’的这个人或系统,或他们的理念能解决我们国家很多问题,能给予这些问题正确的答案。

  建立起这样的信任,正确的态度是:你应该好好的看一下这个党的党章,抱着批评的态度仔细的分析它,当你觉得这个党的确能解决我们关心的问题,我们才去‘投靠’它。

  一般人我们‘投靠’很多东西,我们投靠钱、投靠爱、投靠友谊;我们投靠它们的理由是因为我们觉得:这些东西可以‘回答’我们人生的很多问题。这些想法永远是“如果我有这个,有那个的话,我就会——”,基于这种强烈的希望,我们付出很多努力去得到“如果我有,就会——”的那些东西。另外,我们‘投降’‘投靠’的那个东西,应该是我们“能够得到的”;如果你‘投靠’的那个东西是你在任何情况下 “都不能得到”的,那你‘投靠’它有什么意义呢?

  还有,我们皈依的那个对象,他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欺骗你的,否则他今天不骗你,明天骗你,你这样的皈依有什么意思呢?我们做个皈依的比喻:今天下雨,我们皈依雨伞;因为我们知道雨伞有这样的功用——当它打开的时候,我们就不会被雨淋到。

  如果用同样的方式来分析,你就会知道:我们平时皈依的对象,不管是‘钱’,还是我们的‘人际关系’、‘爱’、还是各个政治团体、政党,这些东西永远都是在骗我们。

第一个,得到它们不容易。很多时候,这些东西不会不断供养给你。

第二个,得到这些东西又要你耗费很多精神、力气、情感、金钱进去。

 

 譬如说:“我想挣钱!”“怎么办?”

“去读NBA”、“开公司”等等——用了一切在逻辑上行得通的办法。但很多时候,你用尽了你所知道的一切赚钱方法,这些方法也没有回答你答案,你还是没有赚到钱。这就是表示你所皈依的对象,对你而言是失败的。这种情形,就有点像皈依的对象它实际上在骗你。为什么我们会这样说呢?因为你用了一切相信是合理的方式去做,还是得不到任何的结果。因此,如果用同样的思考方法,你会发现佛、法、僧是完全、绝对不会骗你的对象。

从大乘佛法的角度上来看,佛法僧三者不会中断对你的供应,会随时随地都让你找到。”因为大乘的看法,心是一切的基础,而心就是佛法僧,所以你不用去找它,它就在哪里。绝对会是随时提供的东西。

  然后,这个皈依的对象绝对不会骗你。比如佛说:“一切组合的现象都是无常的”,这个描述在所有的状况下,永远都是真的——台北这个组合的现象是无常;上海也是无常;五千年前组合的现象是无常;五千年后组合的现象仍然也是无常。这个真理,不管在任何情况,它是永远不会错误的。

如果你皈依一个可信度这么高的对象,那这个对象是永远不会令你失望的。

同时这种皈依,也不需要你投入什么力气、金钱,只不过要看你态度是怎么样。

因为以上的这些理由,所以在开始学佛的时候,皈依是最重要的。

 

     皈依的原因很多,但可归纳为三个:‘惧怕’、‘慈悲’、‘虔诚心’。

‘虔诚心’是皈依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一个原因。虔诚心是被佛法僧三宝鼓舞,才产生的;是因为我们想证悟这些真理才启动的。而虔诚心的火花,是来自对理性思考后的信任。

基本上,我们讲的是‘相信’‘信仰’。很多骄傲自己是“很客观”的人或科学家,对于别人有信仰,就嗤之以鼻,很不以为然:他们总觉得‘相信什么’、‘信仰什么’的人,是类似“笨蛋”的人;‘相信’‘信仰’在现代很多时候被人认为是“迷信”。现代人觉得自己实际上已经“远远超过很古代、很落后、很没用的这些思想”——但这些‘科学式的相信’完全不是事实。

因为,不管我们喜欢不喜欢,也不管你是谁,你是佛教徒,还是科学家,或你称自己是个“很客观的人”、“存在主义者”,或你“是什么都不相信”、“什么事都批评的人”——但最后的一条底线是:“每个人都相信什么。”所谓“什么都不相信的人”,他们都“相信自己不相信的理由”;因此认为“自己什么都不相信。”

我们所做的任何事情,哪怕是最小的事情,也是认为我们‘相信’它才做的。而我们这种‘相信’也不断不断在改变。对于我们人类来说,我们唯一有的就是‘相信’,我们唯一能够做的也是‘相信’。而唯一有差别的是——你这个‘相信’是有多么的‘清晰’。

很多相信物质的人,他们总是认为“宗教式的信任是迷信,而且一点用都没有”。而只要你认真的观察和分析,这些“相信物质”,认为“相信宗教是迷信”的人,他们其实并没有做得更好——科学家就是典型的这种人,科学家发明了‘核弹’,而‘核弹’会毁灭这个世界,这些相信物质的人,最终会毁灭我们的世界。但他们所作的,并不比他们认为是“相信宗教,是迷信的人”更好。

我们现在所有的系统,我们的‘经济系统’、‘货币系统’、‘国民生产指数’GDP等等,这些东西其实都是‘相信的系统’,但你认真去分析的话,它们本身的设计真的是糟透了。比如我们说“一个国家‘财政’的状况如何’”,基本上是通过‘税务系统’从一个工作的人或一个团体的‘劳动收入’里抽到多少税来决定的。这些系统其实是非常非常落后的。

举例来说:我们砍倒一亩亩的树木,以此支撑国家五种主要的报刊正常发行。这是一种非常落后的作法。

  我们现在一个星期,工作五天,每天工作都累得要死,然后在所谓的两天周末中休息,这就是一个落后的系统;如果是一个先进的系统,我们应该只拼命工作两天,五天来好好的松弛一下,这才是好。类似的,我们相信的东西,很多都是非常非常怪异的:像台北的‘一零一’曾经是世界最高的大楼,但现在是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我们认为哪个国家或地区好,是因为有最高的建筑物,以此来度量。这是一种非常落后,非常愚蠢的‘相信’或‘皈依’。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大概也没有什么办法——我们已经深陷‘相信愚蠢’的牢房,不但如此,我们还把‘钥匙’也吞掉了。(笑声)

广泛的来说,仁波切觉得情况已经积重难返了,我们就像前面的那些人类一样,非常努力的把我们居住生活的地球毁掉,对于这些事情,你会发现仁波切是非常悲观的;但是对于个人来说他是蛮乐观的——如在台北这样的大城市,你永远都会找到几百个人愿意牺牲周末来听这样的东西,听了以后还仔细会思考一下。

    我们现在谈的是皈依。皈依可以分为三个不同的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脱离痛苦,我们皈依只不过是想“过得更好一点”,这就是我们所说‘小的皈依’或‘下士的皈依’——仁波切说大部分佛教的皈依是这种皈依:念咒是想发财;参加法会做‘普加’(音)是希望“不要发生车祸”,或者希望股票市场能按照你的意愿上下波动。这样说并不是鼓励你不要去参加,反而是请你去参加,因为“不管怎么样,这也是‘皈依’嘛!”即使是小小的皈依。总而言之,这种皈依是‘婴儿式’的皈依。

  然后另一些人真的是想从‘轮回里解脱’。这种是我们说‘中等’或‘中士’的皈依。

另外,还有一些人是为了“一切的众生都能够解脱”,如果是为了这样子而皈依,这是我们说的‘最大的皈依’或‘上士的皈依’。

一般来说,我们‘皈依佛法僧’,佛是我们的指引;法是我们的道;僧是友伴。

 

  金刚乘有三种皈依:

第一种是供养我们的‘身、语、意’。

第二种是观想并接受本尊。

第三种是与空行母结合在一起,无二无别。

大圆满传承里的皈依是:用我们的‘脉’来证得化身;然后把我们的‘气’‘风’或能量来证得报身;然后清净‘明点’证得法身,或者说在我们法身中清净我们的‘明点’。

   在究竟的‘阿底约嘎’层次的皈依是——‘知道’:我们当下一念中,‘空’的一面是‘法身’;当下一念中,‘明’的一面是报身;从‘明’‘空’之中化现出来的所有现象是‘化身’。

 

(视频剪接)

 

  我们继续讲皈依。

    虽然在前面我们讲在‘大圆满’传承里面,皈依的对象是我们‘现前一念’;就是我们自己‘本性’里的‘空’‘明’和‘空明合一’。但是对于大部分像我们自己一样很平庸的人来说:“这是什么意思呀?”

    什么是‘法身’‘报身’‘化身’?这些别提了;何况什么是我们‘现前一念’中的‘空性’‘明性’是什么意思?但这个,仁波切说是你必须要知道的:假设你真的是对轮回的生活感到很厌烦,至少你有时候真的是这样;同时,也假设你真的很想成佛。

    先不用谈你怎么修道,因为修道本身是一种系统的骗局,因为我们需要有目标,需要知道怎么样才能走向那个目标。

    萨迦派的大师‘札巴蒋称’对于‘修道’的话题。曾经讲过:‘修道’首先必须是一个令人想得到的‘东西’或‘目标’。

    假设成佛是我们想得到的目标,那成佛代表什么?是不是代表家里铺满了漂亮的地摊、地摊上面有一套很舒服的沙发,这是不是成佛呢?

    如果你是一头驴的话,那么成佛就是一根看起来非常可口的胡萝卜。(众笑)在西方的漫画里经常出现的——如果你想指挥一头驴怎么走,只要在它前面用胡萝卜做指挥就行了。

可是我们说的‘法身’‘报身’‘化身’这些一点都不可口,太抽象了。

当然,对那些修行很高的修行人来说,这些三身,一点都不抽象,甚至完全不想离开三身一刹那。

   可是对我们这么普通的平凡人来说,我们根本搞不清‘法、报、化’三身、‘空性’‘明性’‘空明合一’“它们的意思是什么?它们给人的感受是什么?”

  所以对我们来说,如果有一天真正能感受到这些状况,哪怕只是一天,它们离开了,那我们也还是知道:“哦,原来它们给人的感受是这样的,是值得我们努力去追求的”。这样的话还好。

    但是,喇嘛们跟你说:“这些‘法、报、化三身’‘空和明、空明合一’本来就在,当下就在,根本不用向外追求。” 当我们听到这个,更是一头雾水,郁闷起来了。

   一切般若的经典像《心经》,和‘大圆满’也是这样说:我们的法、报、化三身,都是‘不增不减,不生不灭’而且现在就在,比你的眼睫毛还接近你。

 

好,现在我们该怎么样追求我们的胡萝卜呢?

我们的胡萝卜就是我们的‘皈依境’或‘皈依树’。

 宗萨仁波切2011年:普贤上师言教口传四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宗萨仁波切2011年:普贤上师言教口传四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对皈依境的观想,也许在座很多人都很熟悉了,我们观想:我们的上师坐在中间;怎么样被很多诸佛菩萨围绕着;然后放出怎么样的光芒等等——“这些个就是我们的胡萝卜。”

这样讲,并不是完完全全没道理、没有基础的‘骗局’,这样讲是有道理的:真正‘皈依的对象’其实就是你‘自己的心’,但是我们现在对此‘很陌生’,‘不熟悉’‘不习惯’这样。因为我们目前‘不熟悉’这个情况,所以我们依靠心的投射,我们目前状况的投射正好是我们的上师。

  对所有的佛教徒,对各位,对仁波切他本人来说,我们最殊胜的投射应该是释迦牟尼佛。但这个是我们自己心的投射——因为我们有一点点功德,所以我们会说这个是‘佛’;可是‘释迦牟尼佛’的堂弟‘提婆达多’他和我们的看法就完全不一样了。

  在我们密续的传统里面,我们人类的‘上师’和‘佛’和‘自己的心’是没有分别的,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向这个‘上师’皈依,同时也是向‘诸佛菩萨’和‘自己的心’皈依。

  前面的时候,已经讲了“皈依是非常非常关键的。”

宗萨仁波切2011年:普贤上师言教口传四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大家都知道阿底峡是一个非常有学问的学者,任何学问他都非常通达。但是一开始他到西藏的时候,大家都叫他“皈依喇嘛”,因为他不管到哪里都只讲皈依。而皈依的真正目的:就是最终熟悉、习惯真正的皈依对象——自己内在的心。为了帮助我们自己能这样做到,我们观想内容丰富的‘皈依境’‘皈依树’;然后还请了一尊或几尊不同材质的佛像;还安置一个供养佛像的地方;然后我们抄写佛经、翻译佛经、印刷佛经等等,这些都是帮助我们“习惯皈依自己的心。”而这些修行也是帮助我们熟悉并习惯‘佛法僧’。

  巴珠仁波切在自己的书里面用非常美妙的字句写道:现代很多人的皈依态度其实是错的。譬如说当我们买一尊佛像的时候,每个人买了佛像都认为:“这个佛像是我的所有物,是我拥有的一个东西。” 这个态度是完全错误的,任何一个佛法的追随者,请了一尊佛像供奉,从那一刻开始,这尊佛像就永远不再属于你或任何一个人的私有财产了。因为这尊佛像再也不是你物质世界的一部分,不是帮你增加物质的一个东西。如果非得想这尊佛是一个东西,一个物质,那你就视为生起皈依的信心和功德的所有物。

 

  今天,也许可以花二十分钟来提问和回答两三个问题。

(问题一)

  学员:有一个朋友经常纠缠我,我应该怎么处理这种事?如果说这是因缘所生的业,那我能不能中止?这样的业是不是在过去产生的?在下一生是不是还会继续?

  仁波切:对于第一个问题,和朋友产生什么业,怎么样去避免?避免也是一种业。这种业是不是过去产生的,还是今生产生的?我们并不知道,事实上也并不重要。和一个人成为朋友,后来又想避免这个朋友,最好处理的态度是:无论我能还是不能避开他,我都希望他都能从这些状况里得到利益。这种态度是一种好的动机,而好的动机是最可能带来好的结果。

 

  学员:你的意思是,他这样对我,我也要有这样的动机、发心——

  译者马老师补充:对。要去这样的思想——不管我能避开,或我不能够避开这个人,我都希望“无论我能不能做到,结果都会对那个人有好处。

 

(问题二)

  学员:关于皈依的问题,我想问一点细节。以我的理解,仁波切所说的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办法‘皈依自己的自性’,所以才需要‘皈依境’作为我们暂时的依靠。我的问题是:我们该如何保有这样‘暂时的依靠对象’而又不流于崇拜?不流于迷信?‘暂时依靠’和‘崇拜迷信’的界限在哪里?

  仁波切:这是一个好问题。在皈依里面,你首先要观想皈依境,念诵皈依、向皈依境顶礼等等,然后观想整个皈依境全部收摄在自己身上,你和皈依境无二无别,这是你问题的第一部分的答案。

  你学习佛教哲学,佛教的理论告诉你说:你外在的皈依对象,实际上是你自己内在‘真正皈依处’ 的投射。了解这一点是你第二部分的答案。

 

 

(问题三)

  学员:仁波切在这几天都提到‘轮回’,那‘轮回’的定义是什么?是指我们这个世界,还是平常的‘行住坐卧’都是轮回?

  仁波切:(仁波切思考了一阵)我现在想不起了,回去找找看,明天给你一个‘坚实的答案’——当然现在也可以答,但还有一个答案几乎完全解答“轮回是怎么样开始的。”

——还是先谈一部分吧:如果你真的很想了解什么是轮回,甚至想了解什么是涅槃,那你去了解十二缘起(因缘)是很重要的。我现在想起一点点,但并不完整,但还是可以跟你说,这个是‘世亲’在俱舍论讲的话——在这里,我用自己做例子:首先,我是一个有染污的众生;受到某些东西‘劫持’或‘挟制’的众生。现在已经过了下午一点钟了,我正因为受时间的‘控制’,所以现在肚子饿了(众笑)——这不是开玩笑,真的是认真的以自己做例子来回答你这个问题。因此就到了外面,正好看到‘麦当劳’的大大的标志;而看到这个标志,让我感觉似乎看到了‘汉堡包’——这个当然是基于饥饿,但更主要是因为‘无明’、因为‘愚痴’——于是一下子产生种种遐想——这个‘汉堡’是个美味的食物:面包入口松化、芝士惹人、洋葱又香甜、那个牛肉又饱满又多汁等等等等。这个就是十二因缘的第一个,‘无明’。而推演‘十二因缘’下面的‘十一个’时,我已经记不清了,所以讲的时候顺序可能会混乱。因为前面的‘无明’,所以就想做些什么得到它;于是我就会走进‘麦当劳’的店里,走到餐台,看着‘餐牌’准备点餐了——这个就是‘十二因缘’说的‘行’

接着点餐又是牵引到很多因素:近来吃太多牛肉了、朋友昨天的推荐、电视近期的广告轰炸、店员的介绍、食品在餐牌上的图片、今天的优惠活动、近来新推出的汉堡等等等等,这些就涉及了‘十二因缘’的‘识’‘名色’‘六入’‘触’‘受’这些。

经过前面对汉堡的‘名字’‘形状’‘颜色’‘食材’的这些选择后,慢慢就生起渴望吃哪款‘鸡腿霸王汉堡’的‘贪爱’。然后就为此付钱‘取’鸡腿霸王汉堡,因为‘取’你才能拿在手上吃,才能感觉到‘有’口感、‘有’味道!等等感觉;才能‘生’出“美味”“舒服”“好”等等结论。

最后,当你把这个‘汉堡’吃掉了,这时‘汉堡’和‘吃汉堡’的动作都‘死’掉了。这就是十二因缘的最后‘老死’。

   这时你就会体会到‘老死’的哀伤、沮丧——“拿在手上的汉堡没有了,美味的汉堡没有了,结束了”这个例子就是说明,我们的‘轮回’是这样滚动的。也许你会问“那么‘涅槃’是怎么样运作的?” ‘涅槃’从‘老死’开始。

  当你思想“为什么我吃完汉堡之后会有‘哀伤’和‘沮丧’,是从什么地方开始的”,只要你反方向往前推演,你就知道这种‘哀伤’和‘沮丧’的感觉是怎么样来的。

  如果你想对治‘吃汉堡之后的哀伤和沮丧’,那么就在演变成‘老死’之前,对前面的那些步骤“少做或不做”。这样‘倒推’到最后,根源是‘无明’,当你‘杀死’这个‘无明’之后,这个‘汉堡轮回’就停止了。

  事实上,‘轮回’一直在滚动,其实我们的‘汉堡轮回’在‘轮回’中并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因为没有什么害处——在滚动的‘轮回中’伤害我们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所以‘十二因缘’对于“怎么样了解业”、“怎么样了解转世”、“怎么样了解轮回”、“怎么样了解涅槃”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其实‘轮回’基本上像‘打结’,‘涅槃’就是把这个结‘松开’;但是真正的解脱是超越过这‘两者’。

你问的问题事实上并不好解答。但不管怎么样给你一个最简单的答案:‘业’、‘烦恼’或者叫‘祸’、‘转世’这三者不断的滚动就是轮回。事实上这三者‘业’‘烦恼’‘转世’是一直在发生,一直在滚动的。

一般的凡夫都会庆祝生日,但佛教的大师就不会了;因为一般的凡夫对死亡会觉得很不舒服。为什么龙树会在他的‘戒王书’(音)中写到:他有一个朋友是国王,有一次他给国王写封信说到:“你要小心,不要再出生了,出生和死亡对我们一样是个坏消息。”

也许你会问:“那我们怎么样才能不死和不生呢?”我们都知道有些人真的是尽了一切的努力‘不死’,吃各种各样的‘补品’‘甘露’等等,但是我们真的是要非常努力的试着‘不生’。

修‘不死’有很多办法,比如修‘长寿佛’中国人说‘无量寿佛’;但是如果你想‘不生’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修‘大圆满’——因为你‘不生’当然就‘不死’了。

  讲了这些话——我自己已经像是个宗教狂热分子了,加上我实在已经饿糊涂了,所以还是到此结束好——

 

  (第二天,第二个视频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e0d98f0100tzga.html

宗萨仁波切开示普贤上师言教

宗萨钦哲仁波切:普贤上师言教口传一

宗萨钦哲仁波切:普贤上师言教口传

宗萨钦哲仁波切:普贤上师言教口传

宗萨钦哲仁波切:普贤上师言教口传四

宗萨钦哲仁波切:普贤上师言教口传五

宗萨钦哲仁波切:普贤上师言教口传六

宗萨钦哲仁波切:普贤上师言教口传七

宗萨钦哲仁波切:普贤上师言教口传八

宗萨钦哲仁波切:普贤上师言教口传九

宗萨钦哲仁波切:普贤上师言教口传十

  评论这张
 
阅读(179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