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愿一切见闻者早日解脱!随喜转载

 
 
 

日志

 
 

卓千波洛仁波切谈大宝法王:诚信与加持是相对的  

2012-03-27 13:53:40|  分类: 竹庆本乐仁波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卓千波洛仁波切谈大宝法王:诚信与加持是相对的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卓千波洛仁波切谈大宝法王:诚信与加持是相对的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卓千波洛仁波切谈大宝法王:诚信与加持是相对的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卓千波洛仁波切谈大宝法王:诚信与加持是相对的

1993826日访于台北噶举佛学会     

 


卓千波洛仁波切谈大宝法王:诚信与加持是相对的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请仁波切谈谈您的祖普寺(楚布寺)之旅?

    这是我第一次去西藏。七月时,我先去成都再飞拉萨。因为有高山症的问题,所以先在拉萨休息了几天,再上去祖普寺看噶玛巴。在那里停留几天,继而去中藏一些地方朝圣,之后再返回祖普寺。总共我与噶玛巴一起渡过了十天的时间。

    请问祖普寺目前情况如何?您在祖普寺看到了什么?

    祖普寺一度因受文化大革命破坏,只剩废墟,现在则部份已经重建。重建工程仍在进行中,由竹奔德千仁波切主持,加上一些其它人的协力合作。我去祖普寺最主要的是见第十七世噶玛巴,虽然时间不多,但他留给我的印象却非常深刻。他跟我谈了许多事,令我十分惊讶,我也看到了他在石砖上留下的手印。

 卓千波洛仁波切谈大宝法王:诚信与加持是相对的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卓千波洛仁波切谈大宝法王:诚信与加持是相对的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请问噶玛巴如何把手印印上去的?

    祖普寺有一些被破坏的大殿只剩几面废墙遗留下来,因此,他们便开始重建工作。去年他们开始在主殿的后面重修一间大殿。当工程进行到二楼时,依藏俗传统,每完成一层,工人便要举行一次庆功宴,并邀请一位上师前来加持。他们当时开了一个小庆功会,同时请噶玛巴前来参加并赐予加持。噶玛巴随手拿起一块砌好的方块岩石放在一大面正在堆筑的墙壁上,作为加持的象征。庆祝会结束后,工事继续进行。之后有人注意到石块上有什么东西,仔细去瞧后,才发现原来是噶玛巴的手印。由于那时墙已又砌了很高,便将那块石砖留在那里没有取出。因此,现在我们看到的手印是在很高的的墙壁上。也许有人会想这怎么可能?噶玛巴怎么可能爬那么高的地方?事实是,当墙仍在砌时,他把石砖放上去,手印便留在那里的。

 

    是否还有其它事情令您印象深刻?或对您有所启发?

    很多! 很多!我们很清楚的看到他可以无障碍的看到每一件事情---过去、现在、未来。他告诉我很多有关他前世的事,而这些都只是我们两个所共知的。你知道,一九八零年我第一次和第十六世噶玛巴去美国时,曾当过他的侍者。噶玛巴与我谈到那次的旅程、我们出去观光的所见以及在房间里面的事情等等。

 

    他是否还提到其它有关前世的事情?或者隆德寺?或其它的事?

    我们这次一起前往去祖普寺的,还有一些是美国屋士达来的,像巴都祖古,天津丘尼,他们都曾服侍过第十六世噶玛巴很长的时间。噶玛巴与他们谈了很多过去生的事,包括他们与第十六世噶玛巴的关系,他们对他的服侍等等,非常清楚。他说了许多属于非常私人的细微事,也是非常清楚。祖普寺的住持---竹奔德千仁波切把所有的谈话都写了下来,因此,他有非常完整详细的记录。

 

    是否竹奔德千仁波切也保有噶玛巴与其它人的谈话记录?

    ! 噶玛巴常常说起很多他前世的事情,但祖普寺的侍者由于不曾与第十六世噶玛巴在一起,因此,每次讲到隆德寺或美国时,他的侍者便完全不知道他在讲什么。但对于曾与第十六世噶玛巴在一起的我们,一听便马上能会意。这些都曾记录下来,美国方面也许会将这些记录出版。

 

    您对第十七世噶玛巴有何想法?

    我从一开始就没对他有怀疑,因此,我没有问题,我也很感激我的业力。

 

    您的业力?为什么?

    我的善业力让我有一颗清明的心---清净的诚心和信心,以及有这个机会去见第十七世噶玛巴,而他也展现了---真的展现了让我们看到他的大悲智慧,我想他是以此回应我们对他清净真实的虔信之心的。基于每个人对他虔信之心的程度,他对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示现,这倒并非他刻意要对某人好,或对某人不好,而是基于我们对他的虔信,他的悲愿自然的示现流露。就像佛智 (当然,噶玛巴是佛),佛智依因缘做种种不同的示现。如果你对佛有虔信,例如,释迦牟尼佛就算有再大的慈悲,你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印象,也无法得到他的加持,因为这是你本身业障的关系。我很感激我的善业力,让我亲见了噶玛巴的示现,这些都让我印象深刻,感动非常。

 

    对于十七世噶玛巴的认证仍有迷惑的人,您有何建言?

    我想对于佛弟子来说,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要关心我们的法道基于一切之上。另外,对于噶玛噶举的学子来说,要了解噶玛巴是我们传承中最主要的根本上师。我常说我们的传承叫作「金鬘(黄金念珠)传承」,但念珠没有珠线是无法结集成串的;没有珠线,则念珠上的每个珠子都会失其庄严。因此,「黄金念珠」的珠线便是代表历代的噶玛巴,这是最重要的。念珠的精髓便是珠线,若没有这个清净无间的传承,则黄金念珠一点意义也没有。如果你把线割断了,念珠的珠子便会到处散落,有的落在桌上、佛堂上,甚至脚下、桌下、垃圾堆里,或滚落街上的下水道。如果绳子断了,珠子到处都有可能流落。因此,噶玛噶举的学子要特别关心这条清净的珠线---没有断裂的珠线。我们的传承除了噶玛巴外,还有很多伟大的上师,但他们的伟大是由这条珠线所衬托显现而出的。他们就像黄金的念珠,但若没有珠线,便无光采。因此,我希望大家仔细好好的思考这个问题。

 

卓千波洛仁波切访谈:我所看到的噶玛巴

时间:20004

地点:纽约屋士达噶玛三乘法轮中心

摘录:《帝洛巴之歌》

 

    问:我们知道大宝法王噶玛巴在离开西藏抵达印度后,您曾留在其身边一阵子。是否可请您简短的告诉我们当时您对噶玛巴的印象若何?

    答:我很乐意向大家报告。过去几年我曾去西藏的祖普寺拜见噶玛巴三次。第一次去时,噶玛巴九岁。那时我在往祖普寺的途中满脑子的念头,就像任何第一次去见噶玛巴的人一样,心里想着要如何面对他,如何跟他说话等。虽然一开始我对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的转世就从没怀疑过,但我还是习惯把十六世大宝法王当成是我的上师。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年纪比我大上很多,也长得比我高大.我可以毫无问题的把一个年纪比我老,身材比我高壮的人当成是老师。但在往祖普的途中,我一直在想要如何跟一个九岁大的大宝法王讲话。我要跟他玩吗?讲话的时候要很严肃吗?还是什么的?我满脑子都是这样的想法。

    当我抵达祖普寺进入大宝法王的房间时,突然感觉这样的想法完全消失不见了;它没有存在的空间和时间。大宝法王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威猛。纵然我们看过他的照片,但已可以感受到他那犀利的眼光让人无所遁形。我感觉他在房间中无所不在,而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彷佛就在我的面前似的。我向他顶礼,然后就像从前我常和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在谈话时一样,坐在那里和他讲话。我完全沉醉其间,脑子一点念头都没有。我感受到一股来自他极大的加持。

    那一晚我走回祖普寺所附设的宾馆,同时在心里纳闷着:「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本来是满脑子想法的,但现在似乎一切都正常了──回到我过去的生活,也就是说,回到过去我与第十六世大宝法王锡金的日子。

    当他初次凝视着我们大伙看了几分钟时,我感觉他的目光就好像他正从他的阿赖耶识读取我们的数据一样。我在想:「他是不是正在读一些我不希望他读到的东西?」 但别无选择的余地。我们的感觉就像这样,而且也应该是这样──在我们的金刚上师面前,一切都毫无选择的。

我很高兴在祖普寺逗留了一段不算短的时间,我每天看到他。他十分沉稳,也勾起我们所有对第十六世大宝法王的美好回忆。除此之外他很威猛,但同时也很爱玩耍。他只有九岁,因此,我们常玩在一起,把我累得要死。我很高兴看到他许多不同的面向。一方面他是一位已完全证悟的人,而在另一方面,他则完完全全才九岁而已。他给我一种人性化的感觉,看着他玩是一件很美的事。但有时他也会对我们很严厉,这是一位证悟者之所以美的地方。释迦牟尼佛从不会对我们严厉,所以这是噶玛巴之所以美的地方。当我们没有做对事情的时候,我们希望他坚决的告诉我们,所以我喜欢他这种具有人性的特质。他才九岁,而且爱玩,但同时他也很威猛,而且沉着稳定。

过去几年中,我见过大宝法王几次。但这次我去印度时,看到了他的金刚身已经改变,他的金刚语也已改变。我无法揣测或丈量他的金刚意,但确定的是,当我坐在他前面时,我有一种:「这个人什么都懂,如果有所谓的遍知,那么一定就是这个没错了!」的感觉。我觉得彷佛过去我们学了二十年、三十年法义如今都呈现在我们的眼前一样──那些有关「佛」、「菩萨」和「真实上师」的教法。

    大宝法王以其全心意开示佛法,我觉得这种感觉很美。而且我们根本不用想太多,因为它彷如历历就呈现在我们眼前。所以就我自己的体验来说,就像之前我说过的,如果有任何方法可以拍下一张证悟的照片,那么这就是了!他整个的人,他的金刚特质就是一幅证觉的写照。当然这点终究还需靠我们自己去体验,但至少我们看到了一幅写照,这种感觉真好!

    我在印度时,就在大宝法王身边有数周之久。在那期间他接见了许多人,有西方、印度和西藏的弟子。大宝法王在每次的会客之中,都会先为大家做简短观音或莲师口传,然后再做十至十五分钟的开示。我有幸为大宝法王做过几次翻译,并领受到他的金刚语力在弟子和朋友之间化现溶化开来。那是非常震撼有力的。

    当大宝法王在回答信众的问题时,常超越各个教法的领域而融会了小乘、大乘和金刚乘的观点。看到此乃出自一个十四岁在学佛法时的一切,但我就是不记得我可以把三乘的教法溶入在一个回答当中。但年轻的噶玛巴完全做到了这点。

    我也曾有幸与噶玛巴坐在一起,用计算机打下他的祈请文和诗句。有些诸位可能已在网站上看到。他通常会用口述的方式讲出,再由我们帮他写下。他的金刚语非常优美,所创作或讲出来的每一个句子都非常完美,完美到我们根本不用再剩写或重编一遍.

    大宝法王常在做一件事情当中,不断停下来口述东西。有时人来看他时,他会为大家加持。然后在这中间,他会数次停下来口述几个句子,由我帮他写下来。一直都是这样没有间断过。然后到最后完毕时,一首优美的诗或一个祈愿愿文就这样出炉了。有时写完时,他会要求再看一遍,然后删一.二行句子,或在这里那里加一、二个字。我才不要删掉什么,因为那些简直是太美了!所以我依大宝法王的意思把它删了,但偷偷的把原稿储存在另外一个档案。我实在是没有勇气按下「删除」键,因为每一个字都很珍贵。每一个句子都很完美,实在是没什么好删的,但大宝法王还是想做一点小修正。大部份他所写的诗根本不须再做修改,那些诗歌就像「多哈」的金刚歌一样,随口而出,完全没有任何造作。

    有一天傍晚当我们在修玛哈嘎拉时,噶玛巴示意要我帮他把计算机拿过来。在法会进行当中拿着计算机上去,让我感到有点不自在,但这是命令,所以我就把他的笔记本电脑拿过来。然后他要把他的口述记下来。我一边打字,中间我们还一边修着法。噶玛巴会突然冒出一句话,然后继续摇着他的法器,也就是铃、杵,然后接着又突然冒出另外一句。刚开始时,我对这些口述的内容完全不知所云,但等到玛哈嘎拉修法结东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那是一封寻找一位小祖古之转世的征兆函。一切就像那样自自然然出来了,上面有转世的地方、父亲的名字、母亲的名字,以及出生的年份...等,所有类似这样的东西。真是太神奇了!以前我对这样的事情时有所闻,但从没真正遇过。这是我的第一次!

    他的化现、他的风采、他的整个人都太不可思议了!现在他的金刚身已长大许多,诸位或许已从报纸或杂志知道这些消息。《时报周刊》说他「令人震憾的英俊」是的,没错,事实就是这样。他的金刚身令人感到震憾的英俊,也正如他的金刚语和金刚意一样,充满大力,风采照人。我刚好有一个善缘过去几周在印度和噶玛巴在一起。

    好,这就是全部了。我很高兴这个周未能在噶玛巴的北美主座为各位传法,尤其是噶玛巴已到达印度的这一个珍贵时刻。能在他的北美主座这里对我而言是一个很好的因缘。谢谢各位给我一个累积功德的机会,也希望将来我们还能再见面.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167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