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愿一切见闻者早日解脱!随喜转载

 
 
 

日志

 
 

秋阳-创巴仁波切诗选 Selected Poetry of Chogyam Trungpa(三)  

2012-05-21 00:30:05|  分类: 邱阳创巴仁波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阳-创巴仁波切诗选 Selected Poetry of Chogyam Trungpa(三)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秋阳-创巴仁波切诗选 Selected Poetry of Chogyam Trungpa(三)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秋阳-创巴仁波切诗选 Selected Poetry of Chogyam Trungpa(三)

来源: 胡丹琪的日志

秋阳.创巴 诗选

 

献给林国格萨尔王 ( To Gesar of Ling

 

以黄金为饰的铠甲

以檀香为鞍的大马

我献给你,伟大的圣勇将军――

即刻征服野蛮人的暴虐。

 

你的尊严,圣勇啊,

如雨云中一道闪电。

你的微笑,圣勇啊,

如夜空中一轮满月。

你不可征服的力量

如虎跃林间。

重重围困中

你是一头野牦牛。

与你为敌

将被鳄鱼捕获――

圣勇啊,保护我

这先祖的后裔。

 

 

197574日,选自Ch?gyam Trungpa: Great Eastern Sun - The Wisdom of Shambhala, Shambhala, 1999,《东方大日》扉页藏、英对照题诗

 

 

告别之歌 ( The Song of Separation

 

【一】

不借心智的想象而了悟佛陀的人,

不立文字而承传密续法教的人,

通体智慧的金刚持有者,

永远慈悲的刚沙旺波[1]

除你之外我找不到避难所。

可你始终在我心中:

你是我的庇难所,直到成觉那一天。

 

遵循佛法和违背佛法,

保持正道和坠入罪孽均有可能,

因为我从未找到可以依赖的人,

断了我与野蛮和堕落的联系。

 

在无二事物的王国中

谁是统治者谁是仆人?

由于那就是我要旅居的国家,

断了我与仆役的联系。

 

感官编织它们的蛛网来捕获

早就属于它们的财富;

因为破除执着是我遵循的道路,

断了我与执着之王的联系。

 

无住持的静修禅房

依照泰然自若的心态建立,

爱和憎在其中找不到住所,

断了我与寺院所有权的关系。

 

仅仅活在瞬间的瑜伽师

是所有王国钟爱的人;

由于无须计较供养和荣誉,

断了我与信众外在的联系。

 

存在的知识是完美的上师

无论走到哪里都伴我同行;

由于他是我所依赖的人,

断了我与门派偏见的联系。

 

 

【二】

始终在欢乐的母腹中,

仍然在五智的坛城里;[2]

由于此乃唯一的实相,

断了我与人类制造的诸神的脐带。

 

轮回和涅盘并非两两对峙:

有仪轨永远达不到的连体;

因为我克服了心智的表里不一,

断了我与虚构的护佑本尊的联系。

 

你在哪里祖国就在哪里,

意识将进行自我防卫;

由于无需竖立你的自我中心,

断了我在本地诸神中的轮回。

 

以苦苦思索中的信仰之剑武装

挥剑一击释放了强力而彻悟;

由于上师把这武器赠送给我,

斩断了爱国战争激起的憎恨。

 

没有什么值得信赖,没有什么结出了果实

太阳欢乐地照耀,可是

黑地加深了,染红的天空环绕我们。

我还可以做些什么呢?

 

我要把一切抛在身后,

哪怕我不明了佛法。

哪怕你不明了佛法,

邱阳,祗有你抛弃了一切。

 

我的向导是看不见的欢乐的教诲之光,

也许环绕着我的空茫茫的黑暗消散了。

尽管过着一个年轻的漫游的行乞者的生活,

但愿我能引领这个世界走向彼岸的新世界。

 

1959年于西藏神秘山谷,邱阳创巴

 

译者原注:

[1] 刚沙旺波 ( Gangshar-wangpo ),西藏雪谦寺堪布,创巴仁波切的上师(之一位)。(编注:另译为堪布刚夏)

[2] 密续将一切成就诸佛菩萨的智慧分为五种,为法身佛大日如来所具足,称为「五智」;坛城:梵文音译为「曼陀罗」,是密续本尊及眷属聚集的道场,藏传佛教密续修行时必须制作供奉的一种象征性对象。

 

 

选自Chogyam Trungpa: Mudra - Early Poems & Songs, Shambhala, 2001,原文为藏文,根据作者自译的英文。 (摄影作品:蔡佳棻)

 

 

 

西藏抒情诗 (Tibetan Lyrics

 

 

像一只猎犬,我的朋友

你总是饥饿,渴念我。

今天天气好:

隐入遥远的丛林里。

昨天没给你敬茶,

今天请你别见怪;

明天,如果天气好,

让我们来一场打斗。

这是我的坐骑,黑色的种马:

你骑牠过平原,身轻如鸟影;

你骑牠翻大山,闪耀如火星,

你骑牠涉江河,灵巧如游鱼;

你骑牠上青天,飘逸如白云。

给牠装上金鞍,宛如国王出征上疆场。

这是一匹伟岸超群的骏马 --

出于欢乐和尊重,我把牠奉献给你。

 

作于1976

 

选自 Chogyam Trungpa: First Thought, Best Thought, 108 Poems, Shambhala, 1983

 

 

神秘莫测 (Inscrutable

 

神秘莫测的勇士

如箭矢不能穿刺的空间。

自从赢得超越心智的心智,

他便嬉戏于空间如一条松绿色天龙:

无人能领会他的神韵。他是

水中水

火中火

风中风

勇冠万夫的勇士。

超以象外

在广袤的内在空间,

勇士善舞。

神秘莫测的勇士

赢得现世和精神的双重胜利。

 

 

选自  Timely Rain, Selected Poetry by Chogyam Trungpa , Edited by David I . Rome , Shambhala , 1998

 

 

 

Allen Ginsberg and Chogyam Trungpa

 

西藏流亡诗人与美国精神

 

傅正明【瑞典】

 秋阳-创巴仁波切诗选 Selected Poetry of Chogyam Trungpa(三)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秋阳-创巴仁波切诗选 Selected Poetry of Chogyam Trungpa(三)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创巴先后在美国各地成立多处坐禅中心、在科罗拉多州创办那若巴佛学院(Naropa University)和香帕拉训练中心(Shambala Training),同时开设过曼陀罗戏剧班,将古老的藏舞、藏戏与西方现代表演艺术融合起来。

 

创巴在他的英文诗集《初念最佳》的自序中告诉我们,他曾经接触过许多美国诗人,他们「或如珊瑚蛇,或如嬉戏的鹿,或如成熟的苹果,或如一听到声响就会匆促判断的德国牧师,或如小心翼翼留心自己的松鼠,或如羽毛脱落却仍然喜欢炫耀的孔雀,或如只会学舌却佯装为阐释者的鹦鹉,或如啃书本哪怕撑死自己的书虫,或如庄严却偶尔发生雪崩的山峰,或如把天地连为一体的浩瀚的海洋,或如自由地飞翔宏观地鸟瞰世界的鸟儿,或如既尖刻又善意的值得信赖的狮子。我与这些美国诗人相遇,一起工作,向他们学习,在创巴接触过的形形色色的美国人中,他最重要的弟子,首先是「法狮」艾伦·金斯堡,一位「信佛的犹太人」。1971年,金斯堡初识创巴,从此进入那若巴佛学院学习修行。

 

   创巴叫金斯堡刮掉他的胡须,金斯堡立刻就刮了。创巴还叫金斯堡在公众场合穿 T 恤,金斯堡也依言而行了后半辈子,创造了一个嬉皮士形象,同时金斯堡把佛学术语和典故日益渗透到他的诗歌中。后来,舒马赫 (Michael Schumacher)为金斯堡立传,就以此为题:《法狮》( Dharma Lion)

 

从金斯堡的《世界上有许多蠢驴和他妈的》( Under the World There's a Lot of Ass a Lot of Cunt1973 )  一诗中,我们可以看到,七○年代既是一个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痛苦、裂缝、冲突和战争的时代:「世界上有打碎的颅骨,压碎的腿,挖出的眼球,沉重的指头,歪斜的下巴  / 痢疾,数百万无家可归的人,被折磨的心,空虚的灵魂 」。因此,在这个政治和文化上动荡不安的时期,他们希望从东方文化寻求解救之道。

 

在动荡的岁月,创巴发现了美国作为一个多元社会的复杂性。他的《美国人的善意》(American Good Intentions1972)一诗,对七○年代的美国作了高度概括的描绘。在创巴笔下,美国人「为实现非暴力而如此暴力」,在他们眼里,「战争是创造和平的机遇」,美国既有阿波罗号登上月球等高科技文明,又有兼容各种宗教的精神生活,既有民主制度和法治精神,又有以乌普狄克(John  Updike)为代表的大众文学,以及麋会 ( Elks ) 等慈善的联谊组织…… 因此,创巴对美国文明既不是简单推崇,也不是简单否定,他这样写道:

 

辽阔如美国的灵感

深远如美国的爱国精神

自由世界的捍卫者

值得赞美

值得质疑

有尊严的对象

上帝保佑美国,我们业力的甜美家园。

 

创巴之所以处变不惊,因为他把美国乃至把整个世界视为一个「神圣的坛城」。与此同时,他讲授的「狂慧」(crazy wisdom) 和「无情的慈悲 」  (relentless kindness)吸引了一大批「垮掉的一代」美国青年。他们的公开酗酒,性解放甚至性滥交和暴力倾向,仿佛从创巴那里找到一种东方精神的支撑。

 

1975年,后来成名的诗人 W. S. 默文 ( W. S. Merwin) 和他的女友来那若巴佛学院来听课。据说他对创巴的授课感到不大满意,创巴竟然指使学生把他们两人拖到人群中,强行把两人的衣服剥得精光。这一事件曾经震惊美国佛学界。相传佛学大师底洛巴曾一个耳光把前来求师的那若巴打得昏死过去,因为底洛巴认为,那若巴还没有达到可以对他讲什么心性的地步。那若巴苏醒过来后,悟性顿开。创巴仁波切就是这样把佛教的师徒关系,把一种「狂慧」和「无情的慈悲」搬到现实中来表演。默文的领悟力是否因此而提高,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诗歌评论者所承认的:默文早期的诗歌带有侵犯性,后期的诗歌带有禅味。他也许成了一个创巴眼中的「成熟的苹果」。

 

创巴的佛学弟子甚多。在创巴的《诗人讨论会》(PoetsColloquium1976 ) 中,我们可以看到创巴与金斯堡、安妮;瓦尔德曼 (Anne Waldman)、威廉; 伯罗斯 ( William Burroughs)W. S.默文、菲利普;沃伦 (Philip Whalen)、戴维;罗马( David Rome)和贾绍; 齐姆 (Joshua Zim) 等许多美国诗人、学者广泛讨论了诗学的各方面的问题。纳长仁波切(Ngak'chang Rinpoche) 指出:「创巴仁波切之弘法,尤其是在当代英语中对大乘佛法的弘扬,是一次突飞猛进的渗入,足以带来超越文化和历史形态的意义。」

 

    在我看来,创巴在诗歌领域中的贡献同样如此。他长于将西藏古典诗歌的因素与西方文化,与美国生活形式结合起来。他的诗歌创作,充分显示了诗人驾驭英语的能力。其西藏民族特色的意象和生动活泼的字句,表现了一种将宗教色彩和世俗情感融为一体的独特风格,把读者带进前所未闻的精神境界。金斯堡为创巴的诗集《及时雨》作序时,探讨了创巴诗风的发展,他指出:创巴从早期的藏语格律诗到1975年自由体的即兴诗,反映了西藏上师的「善巧法门」,他采用意象主义、后超现实主义的幽默,现代主义的边角废料,主体的直抒胸臆的个人主义表现形式,借用 「指头画」(fingerpainting)的手法,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密续中的慈悲的甘露。他吸取了现代西方诗歌的琼浆。他的诗歌,像宏法一样,却是昔日上师在其神秘渐悟的沉思中很少表现出来的。

 

1987年,创巴这位传奇性大师不幸盛年圆寂。由于他生前既爱女人也爱酒,「无处不染红尘」,加上他不拘形式的教学方法,他在佛教界仍然是一位有争议的人物。不管怎样,创巴的精神遗产仍然值得开掘。他的长子萨雍米庞仁波切 (Sakyong  Mipham Rinpoche),同时也是一位诗人,继承了他未竟的弘法事业。

 

       ——选自《诗从雪域来》

 

源地址:http://blog.renren.com/GetEntry.do?id=498306816&owner=252497608

  评论这张
 
阅读(114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