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愿一切见闻者早日解脱!随喜转载

 
 
 

日志

 
 

终身难忘的一件小事-珠古东珠仁波切  

2013-05-19 10:08:50|  分类: 大成就者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身难忘的一件小事-珠古东珠仁波切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终身难忘的一件小事-珠古东珠仁波切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终身难忘的一件小事-珠古东珠仁波切

 终身难忘的一件小事-珠古东珠仁波切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老照片】多智钦特巴上师与东珠仁波切在美国传法)

我 还 住 在西 藏 的 时 候,有 一 次 一 位 我 认 识 的 人 正 在 劈 柴 , 不 小 心 用 斧 头 砍 穿 他 的 新 鞋 子。 很 幸 运 的, 他的 脚 并 未 受 伤 。 但 在 像 西 藏 这 么 贫 穷 的 地方 , 皮 革 相 当昂 贵。他 天 真 的 说 : 「 如 果 我 没 有 穿 鞋 子, 受 伤 的 会 是 我 的 脚 , 脚总 是 会 痊 愈 的。 太 糟了 ! 被 砍 穿 的 却 是 我 的 新 鞋 子 , 它 永 远 补 不 好 的 ! 」 这 种看 待 事 物 的 方式 很 可 笑。

但 人 们 总 是 把 物 质 摆 在 第 一 位 , 身 体 第 二 位, 心 灵 第三 位 , 完 全 是 本末 倒置。

虽 然 我 们也 许 会 说 :「我 想 要 安 祥 和 强 壮 。 」 但 我 们 真 正 看 重 的 —— 并 得 到 回 报 的 —— 却是 野 心 、 进取 ,藉 此 去 获 得 我 们 的 物 质 需 求, 而 非 滋 养 我 们 内 在 力 量 的 身 心 平衡 或 宁 静 。 虽然 我们 声 称 工 作 是 为 了 拥 有 一 个 快 乐 的 家 , 我 们 花 在 工 作 上 的 时间 和 精 力 , 却多 于 跟家 人 营 造 家 庭 生 活 。

一 件 发 生在 我 早 年 逃亡生 涯 中 的 小 事, 让 我 终 身 难 忘。 我 和 若 干 朋 友 抵 达 卡 林 邦 ( Kalimpong ), 这是 印度 喜 马 拉 雅 山 脚 下 的 一 个 美 丽 城 镇。 我 们 在 一 个 小 山 丘 上的 寺 庙 旁 边, 停 下来 煮茶, 因 为 我 们 已 经 人 疲 马 乏, 饥 肠 辘 辘, 却 又 阮 囊 羞 涩, 不能 上 馆子。

我 去 寻 找石 头 和 木 柴做炉 灶。 走 到 山 的 另 一 边 时, 我 看 见 一 位 七、 八 十 岁 的 老 和 尚, 脸 大 大的, 眼 睛 细 细的却 闪 烁 着 光 芒。 从 他 的 圆 脸 和 高 颧 骨, 我 判 断 他 是 来 自 蒙 古 的 喇嘛。 他 坐 在 一 栋老房 子 背 后 的 矮 小 房 间 内, 门 窗 敝 开 著。 房 间 的 面 积 有 八 尺 见 方。就 在 那 个 小 房 间内,他 禅 坐、 阅 读、 煮 东 西、 睡 觉、 与 别 人 交 谈, 整 天 盘 腿 坐 在 同 一张 床 上。 墙 上 供 着小 佛龛, 摆 些 法 器 和 经 书。 他 的 床 边 有 一 个 非 常 小 的 餐 桌, 也 充当 他 的 书 桌。 桌 子旁 边 是一 个 小 小 的 煤 炭 炉, 用 来 煮 简 单 的 食 物。

他 露 出 仁慈 而 喜 悦 的微笑, 问 我: 「你 在 找 什 么?」 我 说: 「我 们 刚 来 到 这 里, 我 正 在 找 燃 料 和做 炉 子 的 东西,好 煮 个 茶。」 他 以 安 慰 的 语 调 说: 「我 这 里 没 有 多 少 东 西 可 以 吃, 但何 不 跟 我 一起 分享 我 正 在 准 备 的 食 物?」 我 谢 谢 他, 却 婉 拒 了 他 的 好 意。 我 的 朋 友还 在 等 着 呢!然 后,他 说: 「稍 待 一 会 儿。 我 就 快 煮 好 了, 你 可 以 借 我 的 炉 子, 炉 里有 足 够 的 煤 炭可 以 让你 煮 茶。」

我 被 我 所看 到 的 吓到了。 他 很 老, 似 乎 连 照 顾 自 己 都 很 艰 困。 不 过, 他 的 小 眼 睛 却 充 满 仁慈, 优 雅 而 庄严的 脸 庞 充 满 喜 悦, 他 开 放 的 心 充 满 与 人 分 享 的 渴 望, 他 的 心 是 宁静 的。 虽 然 他 和我素 昧 平 生, 却 把 我 当 成 老 朋 友 一 般 地 讲 话。

一 种 刺 痛般 的 幸 福、安祥、 喜 悦 和 惊 讶 感 觉 流 遍 我 全 身。

我 觉得 由 于 他 的心理 性 质 和 精 神 力 量, 他 就 像 是 世 界 上 最 富 有、 最 快 乐 的 人, 光 芒 四射。 不 过, 就 物质世 界 而 言, 他 是 无 家 可 归 的、 没 有 工 作、 渺 无 希 望。 他 没 有 储 蓄,没 有 收 入, 没 有家庭 的 支 持, 没 有 社 会 资 源, 他 是 流 落 异 邦 的 难 民, 甚 至 无 法 跟 本地 人沟通。

即 使 是 在今 天, 每 当我想 起 他, 都 会 赞 叹 不 已 地 摇 头, 由 衷 激 赏 他 的 一 切。 我 必 须 补 充 说明, 在 我 遇 见的人 们 当 中, 他 并 非 唯 一 具 有 那 种 情 操 的 人。 平 凡 而 伟 大 的 心 灵 比比皆是。

 

摘 自 :东杜仁波切著作:《心 灵神医》

  评论这张
 
阅读(81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