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愿一切见闻者早日解脱!随喜转载

 
 
 

日志

 
 

贩卖佛法与佛像以三宝为食——破皈依戒  

2016-12-12 22:13:59|  分类: 其 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贩卖佛法与佛像以三宝为食——破皈依戒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贩卖佛法与佛像以三宝为食——破皈依戒!

 

  以三宝为食--不如法的也没有传承及不清净的伪劣佛教商品

  格鲁派的出离心指出”远离此生八法如童戏,世间安乐犹如毒蛇窝”---世间八法的名利毁誉,世间安乐享受都该如远离毒蛇般舍弃--在今非常重要!(如大威德启请文便有--远离此生八法如童戏,世间安乐犹如毒蛇窝的启请)

  佛教最基本的戒律是皈依戒,皈依戒在积极作为是尊敬三宝---在违反破皈依戒上,只要是卖佛像经书便是贩卖三宝,如果把依上师三宝三根本所作的佛书、录音、录像、咒牌、佛像、法器都变为商品,或增加自己名誉与财食利养,甚至于用以谋生取利那么便是破皈依戒----连皈依都破了---也不必谈及其他的菩萨戒与密宗诸大小戒律!更可怕的是:不如法的也没有传承及不清净的伪劣佛教商品,与以三宝为食的邪恶在汉地越来越盛行!以往汉族清纯的佛教风气如经典都是结缘,网络上没有贩卖佛物只有将大正藏等经典推广的善良发心--以往汉族起心动念礼佛不是以求财与求个人目的为主而是以悲天悯人之心不愿自己求安乐但为众生离诸苦的菩萨心肠---像现在以三宝为食的邪恶,不但以往大乘没有,小乘那些厌离尘嚣的头陀行没有---密宗在印度西藏的祖师与八十成就者也没有!

  以三宝为食是重愆大罪,在末法时代才有商人或一些佛学中心在各地搞贩卖三宝”佛教百货公司”或”流通处” ,在网络虚空间与实际生活上,把上师三宝三根本与由佛法所作作的佛书、录音、录像、咒牌、佛像、法器都变为商品,用以谋生取利!----那是毫无戒律可以言之! 在性罪遮罪与犯密戒的果报是非常可怕的。----长远来看,他们的言行举止定与正法越来越相违,最终连芝麻许的善心也不会有了,结果自己得到的就是如须弥山般之债,被其所压(只能自己承担)。虽获得少分财,但对今生也无有利益,最后连为生的衣食也无法得到,或者不得享用。

 

  于诸财宝无系念

  藏传佛教的本质不是贪财与耽着欲念,在任何一派都是如此

  大手印祈请文说:『于诸饮食财宝无系念』---藏传佛教嘎举派的大手印是如密勒日巴安贫苦修,对金钱财宝无执着,也绝不贪恋

  萨迦派的宗旨远离四种执着,也就是说当对金钱财宝此生不应执着,如果执着,正见便丧失!

  格鲁派的出离心指出”远离此生八法如童戏,世间安乐犹如毒蛇窝”---世间八法的名利毁誉,世间安乐享受都该如远离毒蛇般舍弃

  宁玛大圆满乌金无畏上师(即外号为巴珠--乌金无畏法王)的《金刚总持多哈教授》,对于贪恋金钱利养的僧侣有严厉深刻的批判,他批判说:『秃驴袈裟窃据僧位, 冬夏不分急找供养』——贪恋金钱利养的僧侣那是穿袈裟的无毛者,所行是窃据僧位的事,因为比丘僧侣的头陀行是不应贪恋金钱利养,而应守护不持金银戒律,除衣钵之外也不蓄财产!

  巴珠法王指出当阎罗王成为贪恋金钱利养者他们的施主与大檀越时(也就是死亡),贪恋金钱利养便会有极大业报,他批判说:『一旦阎王成大檀越 如此檀越不好欺骗』

  对于有僧职与名衔的堪布喜欢供养财物者,巴珠法王的批判更为激烈,他批判说:『学者堪布供养收受,无吃无存去处亦无,越存越存变成越少,是否倒入无底杯里?爱钱堪布财物集集,越有越有还要更多,找到毒也好像会吃,即是堕入轮回征兆!财大气傲瞋目睨视,徒弟围中庄严如魔,阎王现时拘押逼时,庄严相貌此时泄底! 如此种牛横行横行,人体牛性心情高傲,突然阎王独自逼候, 流着眼泪后悔莫及!

  这样子有僧职与名衔的堪布喜欢供养财物,其实他们不会有吃的,不会有能存留的,也没可去的! 有僧职与名衔的堪布财物越存越积蓄,反而越变越少---是否便像倒进无底轮回深坑的大杯子中呢?

  爱钱堪布集聚财物,手中越有心里越有就还想要更多,更以密续孔雀找毒吃后羽毛越美为受用五欲财物借口,但是巴竹法王的批判说那样心态只是堕入轮回的征兆而已!

  喜欢财物的有僧职与名衔的堪布乍看来是财大气傲,瞋目睨视,在徒弟包围中,他们比魔王还更庄严,但是等到死亡阎王现前时,他们的庄严相貌便泄底而无所遁形!

  巴珠法王激烈批判说:如此有僧职与名衔的堪布,只是如畜牲般的种牛,在世间横行霸道,以人为体,以牛为心性般的心情高傲,有朝一日,突然阎王独自逼迫等候时,他们流着眼泪也就后悔莫及了!

  僧为众中尊,佛为两足尊,法是”离欲尊” 只要是佛教正法----佛教的法是教人离欲而非欺骗与助长贪欲

  当然,一般人拜佛也是求如来佛祖赐予自己福祉,以求个人私利的目的为主---如来佛祖大慈大悲也是愿意圆满众生一切善愿---但将自己私欲阔展到以三宝为食,如贩卖自己父母一般把依上师三宝三根本所作的佛书、录音、录像、咒牌、佛像、法器都变为商品,或以网络宏法为名义实际只为增加自己名誉与财食利养,用三宝以谋生取利---这样有如一面称赞颂扬自己父母功德,另一方面就将自己父母卖掉一般!

  不过藏传佛教的财神与增益怀爱法门(如臧巴拉、又如沽汝古利佛智佛母)在汉族也许更存在被严重“屈解”与误用问题---------所有的佛菩萨财神都是为众生谋福祉求安乐也会满足弟子的善愿----但是藏传佛教的财神与增益怀爱法门并不是只为满足甚至于助长个人在财物与美色上的执着与贪欲

  甚至于今日可见藏传佛教的喇嘛甚至于活佛来到汉地台湾与新马地区满脑子都是想要求财之念头:

  法会上的活佛喇嘛有宣说密勒日巴的故事,其目的不是他自己作老师的人要以身作则来当密勒日巴,而是希望与要求汉族弟子当密勒日巴,他喇嘛活佛好作玛尔巴来收供养!

  一些中心搞集结会员,举办灌顶放生等法会也是以营利为目标--(在中国与海外西洋都有)有中心以场地费等名义结缘灌顶收台币一千、或大灌顶收英磅五百、喜金刚灌顶收两千五、而道果收一万----甚至打了巴哩罗札瓦与马尔巴旗帜与名义,说白教花教祖师也作收灌顶功德金的!----我们藏传佛教中心会长又有何不可?

  这么一来这些伟大的藏传佛教中心会长一面把以三宝为食大部份的钱赚到放置在自己口袋,另一方面又把一部份的钱”如施舍般”交出一部份给予上师,甚至于把原本是三宝”常住”的精舍转变为自己的私人所有,大张旗鼓又作生意!---可以看到他们忽而宁玛嘎举与萨迦,忽然又是格鲁或觉曩,当然更有打着律美不分教派名义的大拼盘。

  汉语中现在便有”密富禅贫净方便”的俗语,好像密宗要富人才能修,或修密宗便会变成富人---这都是在以三宝为食之下的怪现象

 

  假三宝以网络骗钱

  甚至于现在有不少汉人与藏人有读几日佛书或念几年佛学院便假三宝以网络乞丐方式骗钱 ,在网络上以极为粗糙几近不通的口诀与密续唬人---实际去请教并探查他们的话:根本他们不知梵藏密续,他们讲的是汉语(且也只是汉系佛教中的”口头禅”)而不是藏文,写信或探访他们的寺院则根本没有这号人,或寺院没有把修寺等工作交代他们而是他们自己拿个修寺名义求供养,他们更有不把募捐供养金交上师管家及寺院,或拿一张没盖寺印与上师手印破废纸头便来骗人的严重情事!

 同时,近年来在汉地以假”仁波切”头衔为假三宝骗食之风也越来越烈!法友们您可以看看:如果有人在十二岁前没有坐床,那他便一定不是转世祖古(也就是汉族所谓的转世佛爷),哪里有转世祖古佛爷在幼年十二岁前没有坐床?---九岁前没有坐床就是会被人怀疑与讥刺----转世祖古佛爷便是应该如”天才儿童”般,在二三岁便能认出前世所用物,而且能打坐念经有神通----十二岁前没有坐床,到少年时才以世智机巧搞偶像崇拜的造神,那是”买来的转世祖古佛爷”才有的事吧?更为可笑是有人在寺院出家,满脑子要造神,先是喇嘛,再作堪布,然后称仁波切,再说自己是如文殊观音般大菩萨---法友们,您可得先看看他们的著作与讲经说法---有连基本加行法都搞不懂的仁波切吗?

  人的确存有自己努力学佛以去当教主或大喇嘛以晋升为仁波切的机会心理,把努力学佛当成以提高社会政经地位的桥梁!---这样便似有违学佛以离欲的学佛宗旨

  而藏族寺院历史上也有贩卖”仁波切”等高阶僧职头衔,以避政府徭役差税的成例,如律美运动中第一世蒋贡康慈的”仁波切”头衔,便是避政府徭役差税在大宝法王同意下购买的避政府徭役差税而来----但是近年来以购买与依贩卖所得的”仁波切”,或念完佛学院就拿”仁波切”头衔,在汉地以假”仁波切”头衔为三宝骗食之风也越来越烈!

 

  等而下之是”仁波切”等头衔连买都不买,一些喇嘛直接用骗人的说自己是”仁波切”!

  甚至于有自创一派:主要目的在分割自创品牌后,自宗的上师成为法王,便可花花大轿人抬人---再由自宗的人都也封上仁波切等头衔!---他们忘记在戒律上有分裂僧团挑拨离间之罪,如此分割派的方式,是否也有分裂僧团之嫌尚不得而知,但是使假法王充满在满街谈巷议是极可笑的!(如卢某人。。。)

  不过其实这种花花大轿人抬人,先把自宗的上师抬成为法王,再由自宗的法王把喇嘛与汉人上师都也封上仁波切等头衔,这在汉地也数见不鲜!-现在僧侣藉网络打知名度,又把自宗的上师抬成为一派法王,试问历史有此无聊的事?国家与政府或嘎夏承认吗?这些”法王”去世时有现证虹光身吗?

 

  星台港澳的法王到处可见,世界各地的转世祖古更如雨后春笋!

  此世嘎玛巴出现二人而且真假难分,便是在假的各种法王到处可见也能生存之下,真正嘎玛巴便不易厘正!

  还有仁波切还未死亡,就又找外一个----甚至于多个新的转世者的大闹剧!

 

  假三宝以网络骗钱的方法

  另一方面,假三宝以网络骗钱的方法还很多:

  如搞网络共念十亿遍某某经咒,拆穿这种假三宝以网络骗钱大谎的道理很简易:于是一群无灌顶也没有传咒的人,在并非闭关的状况下也仿效闭关记录念咒次数,同时由网络经机器计算机来传咒授权弟子念咒---请问:有密续历史以来,印藏有由网络经机器计算机来传咒授权弟子念咒?而非上师亲自口授的事吗?

  如搞网络放生等法会,这些钱是送给真正仁波切上师修法,或一些俗人在中国及世界各地搞,没有真正仁波切上师加持下,丢丢甘露念念汉语仪轨的半假半真藏式法会?

  贩卖佛法与佛像以三宝为食——破皈依戒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乌金无畏(外号巴珠 法王 金刚总佛指导朵哈 以三宝为食一文大部分是翻译自乌金无畏(外号巴珠 法王的<金刚总佛指导朵哈> 与注释

  乌金无畏(外号巴珠 法王说:人们身处于末法,却不知真正的末法就是你的恶行

 

  <金刚总佛指导朵哈> 乔智久美桑格活佛译本:原文直译,译本故保持藏文的严酷语气)

  无人可及三世总佛 悲逾万佛千佛恩德

  心中轮上永不离开 安住不断融入加持

  三界无常幻化境界 迷相轮里请看所为

  出离心情非出不可 解脱道上已要真懂

  各种显像无明境中 迷惑骗走一切众生

  快乐希望聪明自认 痛苦因果认真可知

  珍贵佛法入门修行 口头弟子外表模样

  内心所求这生得失 仅此一生今后无义


  满街诸多心口不一 模仿样来假心修者

  距离遥远释迦佛门 教证功德落在何方

  末法修者鲜少人知 身口意以心为至要

  旧派前辈所言若真 修行佛法以心为重

  除此无救祖师常言 心中自利唯一深藏

  相貌堂堂行为忸忸 上师请救巴结祈请

  依止师父并非正确 心口如一内心恭敬

  所作见善诚恳相信 上师跟着不离左右

  二福圆满就是这个 阎王不识胖子和尚

  临终无善晃晃空手 提及无常欲修佛法

  倘有所得岂非善哉 修行假样佛法相欺

  佛法所述当前多也 如法欲修心里思想


  有存真法岂非善哉 法衣破破随处布萨

  二百五三提出名字 脸上不悦暴跳如雷

  这般和尚佛也不喜 铃杵破破到处荟供

  生圆次第视为不吉 如此咒者善于会假

  金刚总佛无此徒儿 学是佛法假法修者

  如是修者欺凌偷笑 末法萌生敌军万千

  末代行事较其严重 可怜畜生生死交替

  堕落轮故并非末法 真正末法就是恶行

  恶行流遍末法萌生 末法世事本来如此

  如法心中满乐流出 实语加持心中得故

  胡作非为外行假假 仿造宝里暂时倚也

  恶念余毒心仍有故 临命终前不露不可

  自心无欺发誓为证 正直道上自然趋入

  世间佛法皆是俱足 当代众生如此不悦

  说真实语当成屁样 真实思想当成愚痴

  不懂真实当代众生 真实道是谁都批评

  外表忸忸假装行为 内心忸忸欺瞒念头

  当代另人树上小鸟 忸飞忸飞所做乏味

  和尚戒训真真假假 做怪借口易于掩饰

  佛宣真道未学为止 和尚解脱行将遗失

  秃驴袈裟窃据僧位 冬夏不分急找供养

  一旦阎王成大檀越 如此檀越不好欺骗

  学者堪布供养收受 无吃无存去处亦无

  越存越存变成越少 是否倒入无底杯里

  爱钱堪布财物集集 越有越有还要更多

  找到毒也好像会吃 堕入轮回征兆是的

  财大气傲瞋目睨视 徒弟围中庄严如魔

  阎王现时拘押逼时 庄严相貌此时泄底

  如此种牛横行横行 人体牛性心情高傲

  突然阎王独自逼候 流着眼泪后悔莫及

  自利私藏做事顺便 己所乐欲所作所为

  救度弘扬大吹大擂 正确贡献并非如此

  不懂佛法为佛弘扬 弘法师父当代满街

  现乐来果出自佛法 基断根挖如其严重

  如此几句歌,理论讲授,乌金无畏法王

 

http://zcfj.fjnet.com/jczs/t20070810_51092.htm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